两性故事

两根硕大一起挺进她身体,50岁的女人叫床太大了

作者:admin 2019-12-03 10:28 我要评论

他这么大胆的话语分明是对我上次的借口表示怀疑。 “二叔,你这样吓到我了……” 他陡然冷笑,“你害怕的原因,是因为你现在心底很心虚?” “二叔,我现在有点...

他这么大胆的话语分明是对我上次的借口表示怀疑。

  “二叔,你这样吓到我了……”

  他陡然冷笑,“你害怕的原因,是因为你现在心底很心虚?”

  “二叔,我现在有点冷,我能不能先去换上衣服?”

  我身上还挂着水珠,头发也湿漉漉地披在身上,清风冷不丁一吹我就开始哆嗦。

  林言沢眼底写满愤怒,此时见我狼狈也没再逼问,“房间在哪?”

  我哆哆嗦嗦地说出了房间号,林言沢随即毫不温柔地拉着我走。

  一回房间,我去浴室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擦拭头发,看着火气正旺的林言沢不敢说话。

  他眼睛一瞟,伸手去把我放的小箱子拿过来,“待会你必须坐小艇回去,没得商量。”

  我自然想回去,可我一想起林振宇的话,我顾不得他生气,上前要去抢箱子。

  “不,我这才刚上来,我不要走。”

  “你必须走!”

  我们两人拉着箱子争执不下,哪想到忽然间箱子一个没稳住,砰地掉到了地上。

  箱子猛地打开,里面各式各样性感的衣服全都掉落了出来。

  其中一件粉色蕾丝内裤,正好就掉在林言沢的脚背上……

  

 林言沢弯下腰捡起我的蕾丝内裤,我整个人臊得只想找个地方钻下去。

  他的手指轻挑,将我的内裤扔回了箱子里,周遭的气息冷得让我发憷!

  我这些性感内衣跟衣服摆在这,压根就没办法让我跟林言沢解释。

  独自上船,穿着性感泳衣,还带着这么些惹人遐想的衣服。

  “二叔,我…”

  我很想解释,但我发现根本没什么好解释的。

  林言沢俊朗的面容蒙上一层寒霜,周遭的气息更是压迫得让我喘不上气。

  “一分钟内我要在门外看到你。”

  林言沢惜字如金,那让人猜测不透的心思才叫人心惊。

  因为我喜欢林言沢,所以我对他的看法特别在意。

  我打从心底不愿他把我想成了个坏女人。

  我一急,跌跌撞撞直接扑向他的背部,用尽全身力量将他紧抱!

  身体像被点燃般迅速燃烧,回想起那混乱的一夜,我现在紧张得肌肉紧绷。

  “二叔,求你不要让我走,振宇只是临时去办点事,他会回来的。”

  林言沢僵硬着身子没有回答我,我心跳狂奔,生怕被他拆穿我的谎言!

  忽然他的手机传来震动声响,打破了现在这般僵硬的局面。

文学

  我离他耳边很近,电话那头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林总,你拉着小美人就跑,一人独占,可不太厚道啊!”

  我心里咯噔,对方说的人应该就是我,而且这声音跟刚才泳池边的流氓很像!

  后面林言沢说了什么我听不大清,心思全都在那流氓说的话上。

  林言沢挂上电话面色凝重地看着我,锐利的鹰眸盯得我喘不过气来。

  “怎么了?”我支支吾吾地开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那样。

  “你知道你刚才闯了什么祸吗?”林言沢周遭的寒气直逼我的心脏,压力倍增!

  我心思沉重地摇了摇头,看他这表情我就知道我捅了大窟窿了!

  他跟我说,那人叫楚鸿,是川城出了名的纨绔,有政治背景,招惹不得!

  而且此番林言沢跟他也有一单上千万的合作要谈,如果因此搞砸,损失惨重!

  难怪林言沢气成这样,不由分说地要把我送走,原来因为如此。

  现在要走走不成,对方指名道姓要我参加今晚的酒宴。

  只怕这酒宴是鸿门宴,有去无回。

  “晚上七点半我让人接你,你自己准备好。”林言沢惜字如金,说完出了房间。

  我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耷拉在地上。

  林言沢一走我手指还在细微地颤抖,距离七点半还有几个小时。

  我跑到洗手间不停地往脸上泼冷水,只有冰冷的水才能让我平静下来。

  我回想起那个男人叫我去他房间玩小游戏,想来绝不会那么简单!

  那林言沢呢,他会不会为了生意把我拱手交给他?

  林振宇的道德沦丧已让我对人性不抱有希望。

  尽管如此,我换上身体面的裙子,化了个淡妆,尽量不让自己脸色看起来太惨白。

  林言沢的人过来接我,我心跳加速又开始莫名紧张。

  就像是要上场打仗那样,紧攥的手心冒着冷汗。

  “跟我走吧,boss已经在那边等你了。”

  林言沢身边的人都是冷若冰霜,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情。

  船舱的入口处,林言沢西装笔挺伫立在那,像是笼罩在光环里面让人移不开眼。

  他天生就是令女人痴迷的男人,生得冷漠俊雅,气质超群。

  略微睥睨了我一眼,我就像是瞬间冻在原地,愣是挪不开脚步。

  “待会坐在我身边不要说话,目光不要接触任何人。”他冷酷地警告我。

  林言沢就是要我全程低头吃饭就是了,剩下的事情他会帮我搞定。

  我闷哼声表示我知晓了,只见林言沢却朝我张开了手臂,眸光如寒光睨着我。

  “振宇回来之前,你充当我的未婚妻,但凡别人问到你,我会替你回答,你只要附和!”

  林言沢的意思很清楚,他是想要帮我挡掉那些麻烦,心中并无杂念。

  可我的内心还是狠狠地抓了一把,哪怕这是假的。

  林言沢见我迟疑,他又补充一句:“还是说你实际上想跟那些人一起?”

  他这话吓得我连忙抓住他结实的臂膀,动作有些僵硬显得异常好笑。

  “在场都是上流社会的人,我不希望你丢脸之余还带上我。”

  林言沢俊脸写满冷漠,我不敢怠慢,屏住呼吸调整好状态!

  从外头看还不觉什么,真当走进去,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惊奇。

  没想到这小小的船舱里面,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门道,一派金碧辉煌,令人称叹。

  里面聚集着各界名流,我从未接触过这些,自然而然地发憷。

  我紧抓着林言沢的手臂,不知是不是太过用力,他转头皱眉地看了我一眼。

  “不好意思,我有些紧张。”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脸颊跟火烧似的。

  他冷漠地瞥了我一眼,低声沉道:“记着我跟你说过的话。”

  林言沢话音刚落,我就已经看见楚鸿携带几个女伴走了过来。

  楚鸿一看到我,随即叫走了身边的女伴,旁若无人那样走到我身边。

  我吓得往林言沢身后一躲,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

  “不好意思,我这未婚妻有点害羞!”林言沢反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顿时呼吸一紧,心脏飞快跳动,感觉现在快要喘不过气了!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我安慰着自己,千万不要沦陷!

  可哪怕这样,林言沢温柔的语气让我产生一种错觉。

  楚鸿一脸不信,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吞了那样,“林总什么时候有未婚妻的,怎么没听说过?”

  林言沢应对自然,声音清冽悦耳,“我这未婚妻喜欢低调,自然还未公布。”

  “那…既然还未公布,林总是否能把这未婚妻让给我,我可喜欢得紧。”

  我没想到楚鸿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竟然敢跟林言沢说这种话?

  那林言沢呢,是否为了要讨他欢心,就这么把我推给他?

  他们这圈子里面女人就是玩物,我……

我如鲠在喉,愣是没法开口说一句话。

  未等林言沢下文,楚鸿就开口说道,“开个玩笑,君子不夺人所好。”

  楚鸿那副高深莫测又有些狡猾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猜测不到他的想法。

  我悬着的小心肝总算是放下来,瞟一眼手掌才发现,林言沢的衣服都快给我抓皱了。

  “只是,我看你们这样子,不像是未婚夫妻啊……”

  楚鸿这一大喘气加上戏弄的眼神,我这差一点心脏停了。

  这接连几次这样的刺激,我哪受得了?

  这圈子的人就是复杂,一不小心恐怕就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身旁的林言沢比我从容得多,一副大将之风让我钦佩。

  他极其轻松自然地搂住我的腰,我呼吸一紧,大气不敢出,面上臊得很。

  那是我暗恋多年的人,现在他又在众人面前搂着我。

  我脸红害羞得顺势就靠在林言沢的身上,故作恩爱。

  楚鸿皮笑肉不笑地哼哼声,“原来是我看错了呀……”

  我在心里长舒了口气,只觉得腰间的手太沉重了,压的我扑通的心脏快不能呼吸。

  “可惜啊可惜,你要不是林总的未婚妻的话,我可要追求你了!”

  楚鸿突然间往我脸上一凑,吓得我下意识往林言沢怀里缩。

  他舒展了眉,站直了身,抖直了领口,这才抱着他的女伴离开。

  楚鸿一走,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躲在林言沢的怀抱里。

  我紧张得不敢轻举妄动,抬起眸正好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眸。

  心间漏了一拍,他也便马上松开了我,但那对眉始终紧蹙着。

  我浑身僵硬得有些可怕,面对林言沢更是手足无措。

  他忽然间靠近了几分,用鼻尖嗅了嗅我,我不敢喘气,不敢动弹。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他眸光带着猜疑,“喷了香水?”

  “没……”我怯怯地应答,满脑子都在想林言沢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从不曾喷香水,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称之为体香,独一无二。

  他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却没有多嘴再问一句话,这事儿就好像翻篇了。

  自始至终我就没放松过,林言沢让我先到处看看,他有其他的项目要谈。

  “时雎冉,是你吗?”清脆的女声从我背后响起,看到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我没想到在这边还有其他人会认识我,这让我的处境变得愈发尴尬!

  对方没等我开口,嘴角勾起,“你就是时雎冉没错,还是跟以前一样。”

  这种嘲讽的语气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管子倾。

  她以漂亮性感著称,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当然有很多人觉得我比她更漂亮,但我无谓争这些虚名。

  可能就因为这样,她素来跟我不对盘,早年前为难了我不少。

  后来因为她被演艺公司挑去当女团的队长了,在学校出现的次数也少。

  现在看她,往日的记忆先像是被勾起来,但却没有半分高兴之情。

  “很巧,在这里碰见你。”我淡淡地回复了句。

  “我刚才见你跟林言沢待在一起,你们两人什么关系?”

  管子倾问的直接没有半点掩饰,说白就是因为林言沢才来的。

  “你认为我跟他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吧。”我将问题抛回给她。

  毕业后我结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相关文章
  • 处女腿分开,美妇喝浓精四女深喉口爆&am

    处女腿分开,美妇喝浓精四女深喉口爆&am

  •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_出差上朋友漂亮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_出差上朋友漂亮

  • 肉多很黄很污的小说|校花在人多的地方

    肉多很黄很污的小说|校花在人多的地方

  • 用嘴吞吐大肉棍的美妇&好深太

    用嘴吞吐大肉棍的美妇&好深太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图】隔壁的女孩 那天她居然抛弃男友

    【图】隔壁的女孩 那天她居然抛弃男友

  • 少妇好风骚,我上了一个少妇她真的好风

    少妇好风骚,我上了一个少妇她真的好风

  • 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吧|酥胸露了大半

    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吧|酥胸露了大半

  • 盘点国画中描绘的十大绝世美女-看秘密

    盘点国画中描绘的十大绝世美女-看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