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赵曦月手里抓了一枚跳蛋

作者:admin 2019-11-26 11:15 我要评论

今天当我第一次见到赵曦月时,我的心没法淡定了。 她精致的五官,再配上一副高冷的气质,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子,我来来回回在她身上扫视了很多次,细腰、丰臀...

今天当我第一次见到赵曦月时,我的心没法淡定了。

  她精致的五官,再配上一副高冷的气质,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子,我来来回回在她身上扫视了很多次,细腰、丰臀,像被牛奶泡过的嫩白皮肤,即便比一些明星的颜值也不遑多让。

  我的目光一片火热,恨不得一口把她吞掉。

  “这孩子,傻了吧?快叫姐。”

  像我这么盯着女人看,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我妈看在眼里,悄悄地在后面推了我一把。

  我回过神来,腼腆地叫道:“姐姐好!”

  赵曦月似笑非笑地瞅了我一眼,接着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吃过午饭,我妈叮嘱了我几句,就回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跟赵曦月。跟一个大美女同居。在这之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其实我家跟赵曦月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她的母亲,是我爷爷闹革命的时候收得干女儿,但自从爷爷过世后,两家也就渐渐疏远了。

  如果不是这一次我要在盐城念大学,老妈想节省一点寄宿费,也不会有这一幕的发生吧。

  想到这,我心里又是兴奋,又是期待,总希望能跟漂亮的姐姐发生一点美好的事情……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跟姐姐都没有任何地交集。

  白天她清早就出门上班了,要深夜才会回来,直到昨夜……

  因为同学过生日,我回来的有点晚,到家的时候,我担心把姐姐赵曦月吵醒,所以动作很轻,可刚走到她房门外,却听到了“嗯哼”地叫声。

  看过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我,对这种声音自然不陌生。

  房里有男人?

  一个月以来,我虽然跟赵曦月交流很少,但我却知道她冰清玉洁的,并没有交男朋友,这也让我对的她想法越来越多了。

  这一瞬,我甚至感觉自己像是被绿了,气得浑身发抖。

  破门而入,把那男的暴打一顿。

  可我又算是她的什么人?

  我苦笑一声,深深地猛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赵曦月又叫出了声,比刚才还要荡气回肠。

  我眼珠子一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偷看一下,然后把那个男人的样子记下来,背地里下个死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姐。

  想到这,我立刻坏笑起来。

  “吱吱吱……”

  我轻轻推门,发现房门没关,透过门缝,我看到了一双又长又白的腿,再往上看,我立刻激动了。

  姐姐房里没其他男人,而是她自己在解决生理问题。她这会似乎很兴奋,自顾自地伺候着,完全没发现我在偷看她。

  唔唔唔。

  嗯哼哼。

  她侧对着房门这边,手里抓了一枚跳蛋,小嘴里叫着。

  她的身材真的很好,就这样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真是太馋人。

  我不由地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里有一团火不断地上下窜动着。

  “看够了吗?”

  姐姐突然说了一句,几乎把我吓了个半死。

  糟糕!

文学

  我暴露了。

姐姐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把我赶出家门?

  我默默哀叹,心里想着一万种可能发生的结果。

  正准备硬着头皮,出去“自首”的时候,却听到姐姐娇媚地喊道:“死鬼?还不够吗?”

  咦?

  我转眼看去,发现床头上,放着一个手机,她正全神贯注地跟一个男人连线视频。

  原来刚才只是虚惊一场。

  我暗松了一口气,却又突然觉得憋屈极了,她居然跟人搞这种视频,那说明……

  靠!

  我在心里暗骂一句。

  “亲爱的,我都出差一个多月了,这怎么看得够?”

  视频里,一个很磁性的声音嘿嘿说道。

  姐姐撒着娇,嘴里一个劲地说不,可最后,她还是照办了,不一会儿,她就达到了巅峰,开始啊啊啊地大叫了起来。

  姐姐太迷人,我恨不得冲进去搂住她。

  这时我也兴奋地完全把持不住了,开始用手往下滑。

  等到她刚完事,我也在自己的手指中爆发了。

  “满意了吗?”

  姐姐娇嗔地对着视频道。

  “嘿嘿,亲爱的,我最喜欢你身上这股子劲儿”

  “那……我们先别这样了,我弟快回来了,被他发现可不好。”

  听到姐的话,我恋恋不舍地再看了她一眼,也不想再听后面他们的聊天内容,悄悄地关上了房门,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我翻来覆去仍然无法睡着,脑子里满满都是姐姐那白皙的身体。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我是学软件的,只要编写个视频代码,自然有的是机会偷看她。请原谅我内心里的罪恶,我发现从这一晚开始,我完全忘不了她。

  想到就做。

  她丝毫没发现我回来了,哼着歌跑去了洗手间,接着传来了“哗哗”的水流声。

  经过一个月的寄居生活,我知道姐的家是属于高档小区,家里的摄像头都跟她的手机联网了。

  我暗叫这是大好机会。

  于是,我下了床,又潜入姐的房间,在她的手机上做了手脚。

  我又悄悄回到床上,静静的等待着。

  果然,姐洗完澡回到房里,没多久,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故意把手机铃声调得很大。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阵脚步声,门开了,姐走了进来,眼带疑惑地问我:“大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我回来有一会了。”

  姐似乎想起来什么,俏脸微微一红,“那你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装作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没有啊!今天同学过生日,我喝了点酒,很早就回来睡着了。”

  “哦!”

  姐明显松了口气,“那个……我手机出了点问题,听说你是学这个的,能给我看看吗?”

  我点了点头,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面露难色地道:“那个,你手机好像中病毒了,需要花点时间,明早你再过来拿,可以吗?”

  姐进门穿得是宽松的睡袍,弯腰给我手机的时候,她傲人的部位展露在我的面前。

  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再联想刚才偷窥的画面,我顿时有了反应。

  “好吧!”

  她把手机放下,突然,目光落在了我的下面,满脸惊讶。

  不得不说,我的本钱很雄厚。

  姐娇躯颤了颤,俏脸飞红,说不出地慌张,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拿着她的手机,嘿嘿笑了笑。

  从这一刻开始,她在我这里,再不会隐藏任何的秘密……

  自从无意间在月姐面前露了本钱,她总是拿眼睛偷瞄我。

  难道,月姐开始喜欢上我了?

  这个发现让我很兴奋,其实月姐只比我大三岁,我跟她也没有血缘关系,要是能要她,我做梦都会从被窝里笑醒来。

  既然月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月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本钱的雄厚程度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嘿嘿,傻眼了吧?

  我得意极了,可没想到的是,月姐走了过来,她脸微微有些红润,看着我的目光透着很奇怪的光泽,表情也怪怪的。

  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心里却有些发慌。

  “回来啦。”

  果然,月姐说话的语气都跟平常不一样了,少了冷傲的味道,多了一点温柔。她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睛偷偷瞄我的雄壮本钱那里。

  “嗯!”

  我心里暗爽不已。

  月姐这时给我倒了杯水,“看你气喘吁吁的,渴坏了吧?”

  “啪!”

  我刚想接她手上的水,没想到月姐手一滑,水杯倒在了我裤头上。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

  月姐急忙伸手往我的那里探去。

  嘶!

  月姐的手很热,按在我那里,让我立刻有了反应。

  尤其是她这一弯腰,那里的风光,让我看得清清楚楚。

真壮观!

  我倒吸了一口气,这跟偷窥时完全不一样,它就在眼前,而我发现自己的手肯定无法完全覆盖,这种视觉地冲击,让我差点把持不住,要把她拥入怀中。

  而就在这时,那里终于被月姐握住。

  月姐脸色立刻变了,精致的脸庞瞬间布满了红云,眼里先是很惊讶,接着又透着一股迷离,她好像也有了反应,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话说,月姐的手很好看,尤其是握住了那,让我的反应变得更加强烈,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小腹一阵邪火乱窜了出来。

  月姐,在诱惑我?

  我该不该顺势把她拿下,从此享受着她那美丽的身体。

  屋里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可下一秒,月姐反应了过来,“啧啧,大明,你本钱可不小嘛,是不是在学校里交女朋友,才变得这么雄厚的?”

  我摇了摇头。

  月姐这时脸色恢复如常了,不过看着我的目光却异常温柔,“怎么不交女朋友?在大学不谈一场恋爱,你的人生可不完美。”

  我差点要冲口而出,我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

  可话到嘴边,我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好了,你把裤子脱下来吧,我给你洗洗。”

  此时裤子黏着,确实不好受,我点了点头,把外面的裤子脱了下来。

  “我这弟弟长大了,看来,以后我得帮你留意留意。”

  月姐看着我的表情,似乎猜到了我脑子在想什么,她打趣着,目光不断地在我的本钱那里扫视着。

  我能感觉到她的渴望,但这一层窗户纸,我想捅破,却又没那个胆子开口。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但偏偏我又驾驭不了。

  看着月姐离开的背影,我难受的要命。

  等到确认月姐离开后,我急忙把手伸进去,脑子里幻想月姐动人的滋味,迫不及待泻起了火。

  唉!

  月姐真的太迷人了。

  这会我彻底冷静下来,想到刚才的一幕,不由庆幸自己没有乱来。

  毕竟我跟月姐还不算太熟悉,真要捅破了这层关系,月姐要想反悔了,那我就没脸再待下去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更加好奇月姐现在又在干啥。

  想到这,我打开手机,开启了专门用来偷窥月姐手机的程序,摄像头刚打开,我就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

  糟糕!

  我心里咯噔一下,来不及关掉程序,后背就感觉凉飕飕的。

  “大明,你是不是在干什么坏事?”

  月姐是不是发现了?

  我心里紧张极了,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没,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后面藏了什么?”

  月姐不死心,想知道我背后到底是啥,可下一秒,她俏脸通红。

  难道她真的发现我在偷窥了?

  我拿余光快速地扫了一眼,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不自然了。

  在被褥上,有异样的东西,那是我刚才兴奋过后的残留物,而另一边还放着月姐动人妩媚的照片。

  月姐毕竟是过来人,几乎秒懂,她看向我的目光变得更加地奇怪,然后把裤子放到了我面前,说道:“给你吹干了,你……你早点睡吧。”

  月姐走了,看她微微凌乱的步子,我心情有点复杂。

  还好,她并没有发现偷窥的事。

  我把门反锁住,又偷偷地打开了手机。

  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月姐刚才被我一阵撩,早就按捺不住。

  摄像头前,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娇美面容,性感的红唇,看得我莫名地一阵火热。

  “这小家伙,这么大!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老娘差点都要把持不住了。”

  月姐喃喃自语地说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了下去。

  嗯哼。

  这时,月姐把手机扔在了一旁,似乎很近,以至于她那叫声,我听得很清楚,那种缠绵的味道,顿时让我想入非非。

  月姐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叫声,似乎很怕被隔壁的我听到。

  过了一会儿,手机里又传来嗡嗡震动的声音,经常观摩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我,对这种声音一点都不陌生。

  月姐在用“跳蛋”。

  我脑子里恶补了月姐用那个的香艳画面,可惜的是,这一刻我却看不到画面,我恨不得自己化身那一枚幸运的“蛋”,跟月姐的身体有最亲密的接触。

  唔!

  月姐哼叫起来越来越有节奏了,从声音都能感受到她的兴奋。

相关文章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图】我像个热血无赖 那天我霸占了她

    【图】我像个热血无赖 那天我霸占了她

  • 含着蓓蕾打磨|男朋友要放到里面睡觉

    含着蓓蕾打磨|男朋友要放到里面睡觉

  • 掐着腰 不断撞击着兽人_含着钢笔上课

    掐着腰 不断撞击着兽人_含着钢笔上课

  • 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古言_很污很黄很撩

    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古言_很污很黄很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