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又肉又污的黄文|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

作者:admin 2019-11-25 10:44 我要评论

张全看到童瑶,一脸黑线,童瑶是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这么巧合,一开门她就下来了? 莫非童瑶早就醒了?不对,看着童瑶的表情,不像是发现他和王静之间的猫腻事情...

张全看到童瑶,一脸黑线,童瑶是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这么巧合,一开门她就下来了?

莫非童瑶早就醒了?不对,看着童瑶的表情,不像是发现他和王静之间的猫腻事情。

更像是掐着点下来的, 听到卷帘门的时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等一会,我熬了稀饭,一会吃稀饭!”张全没好气的说道,童瑶哪里像是来治病的,简直就像是来做大小姐的!

“稀饭?算了,本姑娘将就一点好了!”童瑶抬头思索了会,说道。然后又蹬着一双白色高跟鞋上楼了。

张全扶额,童瑶越是刁钻可爱,之后治疗她时征服感越强。

张全全程目送童瑶上了二楼的楼梯,生怕童瑶转身进了治疗室,王静还在治疗室里躺着,好在童瑶并没有进医疗室,直接上楼了。

张全坐在办工作前,拿起一本资料看了起来,脑子里想的都是王静,今天王静能够忍到这一步,要不了几天,就能把王静的处给破了。

至于赵大宝,如果只是破身,赵大宝是个地道的乡下人,应该不会懂这些,而且很多女人第二次的时候,下面也会流血。

打开门过了好一阵子,平时上门第一个人基本上都是陈寡妇,今天陈寡妇没来,张全百无聊赖,没过一阵子,却接到了陈寡妇的电话。

“张医生, 我肚子好疼,你能不能过来一下!”陈寡妇在电话里的声音微弱的说道,张全二话没说,背起医疗箱,进了医疗室。

王静脸上的红晕开始退去,空气中还弥漫色情的味道,她半靠在床上,下面还放置着一叠卫生纸,上面还残留着她自己的产物。

她正半眯着眼睛,微眯着双眼,似乎刚刚的爽感还未散去。

“张医生,你要用医疗室了?”看见张全进来,王静本能的用手捂了一下下面,问道。

“我要出去接诊一下,如果来病人了,你先招待一下!”张全也不去看王静下面,说道。

之前出来的时候,张全已经用毛巾给王静擦干净,通过刚才的事,张全知道这个女人其实骨子里面骚气的很。

好在王静平时看上去特别正经,任谁也猜不到,王静私下里竟然是那副样子。

“嗯,那我起来吧!”王静说道,刚要起身,腿软的站不起来。张全过来扶了一把王静,将王静扶下地。

张全弯腰将王静的牛仔裤穿上,靡靡的味道不断的刺激着张全,张全深吸了口气,将王静的牛仔裤穿上之后,又扶着王静到了客厅,让王静坐下。

安顿好王静之后,张全返回治疗室,拿起床上的卫生纸扔进了垃圾桶,又把床单重新换了一条。

王静坐得地方,又散开了一小圈水晕。

做好这些之后,张全打开窗户,让空气中的气味散了散,做好这些,这才急匆匆去了陈寡妇家里。

陈寡妇家门没锁,张全直接推门而入,进了陈寡妇的房间,陈寡妇半靠在床上,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张全将医疗箱放在地上,上前问道:“怎么回事,昨夜吃坏东西了?”

“可能是着凉了,来了大姨妈,所以肚子有点疼!”陈寡妇说道。

陈寡妇穿着睡衣,身上香喷喷的,除了年纪大了点,其他的一点都不输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我去给你泡点黑糖水,然后给你按摩一下!”张全做了简单检查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确实只是月经期间着凉引起的,暖一暖身子就可以。张全很快就弄好了黑糖水,陈寡妇疼的挺厉害,又没有吸管,直接喂的话,会洒在床上。

张全想了想,自己先喝上一口,然后对着陈寡妇吻了下去,将口中的黑糖水灌入陈寡妇的口中,另外一只手轻抚着陈寡妇的小肚子。

口中的水喂完之后,张全刚想起身,陈寡妇双手环住张全的脖子,扬起脖子就亲了上去。

张全将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疯狂的反击,用牙齿轻轻咬着,然后允吸着。

“嗯~嗯~“陈寡妇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哼唧声,一只手开始去解开张全的裤子,另外一只手在张全的背上抚摸着。

昨天刚刚尝到男人的味道,陈寡妇碰到张全之后,就难以自拔。

张全吐出陈寡妇的舌头,用舌尖轻吻着陈寡妇的脸蛋,脖子,陈寡妇有些受不了,直接将手伸进了张全的内裤里。

“坏人!”陈寡妇用手轻抚着张全那处,含糊不轻的说道。

“那也是你让我变成坏人的!”张全松开陈寡妇,与陈寡妇四目相对,两个人又开始激烈的亲吻。

张全受不了了,干脆脱了鞋,翻身骑在了陈寡妇的身上,一只手摸着陈寡妇的大胸,另外一只手隔着内裤不断的轻轻按摩着。

手指摸到一层厚厚软软的卫生棉,张全浑身的燥热一下子下降了很多,陈寡妇来大姨妈了啊,怎么做?

靠,刚刚一激动,给忘了他是来干什么的,他是来给陈寡妇看痛经,陈寡妇昨夜来了,他又不是不知道。

“怎么了?”陈寡妇脸色通红, 眯着眼睛问道。

“你在大姨妈期间,怎么做?”张全问道,语气中有一丝不易觉察怒意,这尼玛怎么做啊!

陈寡妇用手摸着张全的脸,笑道:“可以给你吃!”

昨天给张全吃的时候,张全有一点味道,不过整体还算干净,而且吃那玩意,陈寡妇觉得自己莫名的舒服。

她没忘记今天来大姨妈,一想到她还能给张全解决生理需求,她就打电话把张全叫了过来。

“上瘾了?”张全一笑,这还差不多,昨天第一次被陈寡妇吃,外加上陈寡妇还不怎么乐意一开始,张全没怎么爽,就先投降,今天陈寡妇既然自己想来,那应该好好指导一番。

“嗯~”陈寡妇撒娇般拖着很长的鼻音,又开始和张全接吻起来。

张全不一样,张全没有家室,就算被抓到,对他们的影响绝对低于一个勾引有妇之夫,再说了,就这几年张全在村子上帮助的人,凭借着张全的口碑,就算被发现了,村里人也绝对不会为难张全。

“那就来吧!”张全跪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将裤子脱了个精光,那处弹出来的时候,还差点打到了陈寡妇的脸。

“我肚子还疼着呢,你先给看好吧!”陈寡妇见张全这么快就扒光了,她自己还没舒服呢!

“嘿嘿,现在就给你治病!”张全笑眯眯的说道,从陈寡妇身上下来,将陈寡妇的衣服脱光,只剩下一条白色小内内。

白色的内内上面沾染着点点的血迹,格外的鲜艳。更加刺激了张全的感官,直接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陈寡妇的胸脯内。

即便下面用着卫生棉,也一下子都浸透了,丝丝血迹渗透出来。

“等一下,等一下!”陈寡妇用手捧着张全的脸,叫道。

“嗯?”张全停止了动作,看着陈寡妇,不知道陈寡妇想干嘛!

“我卫生棉要换一下了,你给我换一下!”陈寡妇说道,被浸透的卫生棉贴紧紧的挨在她的那里,又不透气,十分难受。

文学

张全起身,将陈寡妇内裤给扒了下来,卫生棉已经被陈寡妇的水泡涨了,淡红色的血水弄得大腿上,床单上都是。

张全也是第一次给女人换卫生棉,看到之后,才发现那玩意是贴在内裤上的。

“给你换一个?”张全用指头勾着小内内,问道。

“嗯,不然一会来大流量了,这张床都不能睡了,你用纸给我擦一下,我的内裤放在左边柜子上!”陈寡妇说道。

张全拿着陈寡妇的内裤扔进了垃圾桶,内裤上全是血腥味,又去拿干净的小内内还有新的卫生棉。将卫生棉和内裤放在边上,张全又去拿了点卫生纸。

跪在陈寡妇两腿之间,小心翼翼擦着陈寡妇腿上的血水。昨晚太激动,根本没来得及仔细欣赏,现在张全可以看个够。

将陈寡妇下面擦干净之后,张全替她穿好内裤,顺着她的腰部爬了上来。

她的胸部相对于童瑶和王静而言,更加的丰满成熟的,口感那是各有千秋。

舔了一会之后,张全站了起来,上一次是躺着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这一次站着,更有成就感一点。

“轮到你了!”张全笑道。

陈寡妇看张全站在床上,那处竖的老高,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这样怎么吃啊,她躺着吧,吃不到,站着吧,也吃不到啊!

可能张全只是想舒展一下筋骨,陈寡妇就这样看着张全,也没动,就等着张全坐下来。

“过来,跪着给我咬!”张全看穿了陈寡妇眼中的疑惑,谁叫陈寡妇是农村人,不懂也是正常的!

“哦!”陈寡妇起身,跪在张全的面前,嘴巴的部位刚好碰到张全的那处,这个位置刚好合适。

“我教你!”张全拉着陈寡妇的手,让陈寡妇一只手握着自己那处上,另外一只手则放在大腿上。

陈寡妇跪在床上,仰头看着张全,按照张全说的做。

“嗯,很好,现在伸出舌头,用舌尖绕着我的那处转转就好了!”张全很满意的说道,两只手捧着陈寡妇的脑袋瓜子,准备好好享受一番。

有股子味道。

那是因为之前在诊所里,给王静做检查的时候,那处分泌了太多的,又在这里受到在一次刺激,肯定会有些味道。

陈寡妇的舌头碰到张全的一刹那,张全觉得自己骨头都酥了,在陈寡妇舔了不久之后,张全直接进了陈寡妇的嘴里。

“你的舌头可以动一动,不过牙齿别碰到了,牙齿碰到了会很疼的!”张全说道,嗯嗯嗯,太舒服了。

这样女人真是不可多得。

随着张全的进进出出,陈寡妇的口水也顺着边缘流了出来,看着她蓬松的头发,深入时略带痛苦的表情,让张全得到了极大大的满足。

“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张全弯下腰,一只手接电话,另外一只手扶着陈寡妇的头。

张全以为是王静打来的,医院可能来病人了,结果一看号码,是童瑶。

张全还没开头说话,童瑶的一顿数落就传了过来:“张全,你去哪了,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想把本姑娘饿死嘛?把本姑娘饿到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全本来想直接挂电话,一想到童瑶那曝脾气,如果直接挂电话,说不定她会在医院里搞出什么幺蛾子。

她家里有钱,就算搞出什么幺蛾子,也没事,到时候倒霉的就是他。

“稀饭在厨房,我现在在外面给人看病,马上回来!”张全没好气的说道,这个童瑶,破坏了气愤,现在任由她嚣张一会,等到她发病的时候,在好好处理一下。

“你赶紧给我滚回来,是不是给哪个女人看病去了,再不回来,本姑娘让你医院直接关门!”童瑶语气严厉,气焰嚣张。

张全看了眼身下的陈寡妇,无奈的从陈寡妇嘴里退了出来,童瑶从小也是被惯坏了,张全完全相信她真的能够干的出让医院关门的事情。

“你要回去了?”陈寡妇意犹未尽,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问道。

今天身体不舒服,张全好不容易在这里陪一会,这么快就会了去?

“嗯,有个麻烦!有空再来找你,藿香正气液你有没有喝?”张全关切的问道,他们现在的关系不再是病患之间的关系,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应该属于极度暧昧关系。

或者各取所需。

“那你有空再过来,我就不过去了, 肚子不舒服!”陈寡妇说道。

“嗯!”张全低头看了下自己那处,还没有一点想投降的意思,直接去卫生间用冷水冲洗了会,让那处软下来之后,穿好裤子,背上医疗箱就回去了。

陈寡妇将床单收拾了下, 目送张全离开,她知道自己和张全之间,最后不可能在一起,贪图一下这片刻的温暖,陈寡妇还是开心的。

张全第一时间赶到诊所,整个人差点气炸了,王静依旧端坐在客厅里,张全只是扫了一眼,就敏锐的发现王静下面牛仔裤有些异样。

而童瑶正端着碗坐在客厅里吃饭!

童瑶明明在吃饭,却非要他回来,还威胁他要把医院给关闭了,不然的话,张全最起码也得等爽了之后再回来。

做那种事情,中途被打断,得有多不爽啊!

“王姐你先回去吧!”张全看着王静说道,张全出去也有半个小时了, 王静应该恢复了。

王静点点头,说道:“那张医生,我明天再过来!”

王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童瑶之前突然下来,把王静吓了一跳,一个女孩子能够住在张全的家里,能是什么病人么?

肯定是张全女朋友或者未婚妻啊!

童瑶下来之后,只是看了眼王静,并没有和王静交流,接下来一通电话,直接让张全滚回来,关键张全还真的在第一时间就滚回来了。

王静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猜的没错。

一想到她和张全之间的暧昧关系,他们两个人知道是在做检查,如果被童瑶看到他们光着身在一起的画面,再怎么理智看得开的女人都受不了。

王静只觉得自己太对不住张全了,一个不小心,可就毁了人家张全的幸福。

王静快步离开了张全的诊所,张全将医疗箱放在桌子上,一声不吭回到了厨房,结果让他更加生气的一幕发生了。

早上煮了那么多粥,此时锅里一滴不剩,童瑶一个人再怎么能喝,也绝对喝不完这么多粥,童瑶这是存心和她作对。

张全脸上露出笑容,行啊,既然你存心和我作对,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他倒想看看,童瑶这个小妮子,能够翻出多大的浪花。

童瑶把粥都倒进了垃圾桶,张全只能煮点面条吃吃,吃完之后,将锅子刷干净。

回到大厅之后,童瑶若无其事坐在办公桌前,聚精会神看着一本医学书籍。仿佛那些粥消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没什么事情,你就上楼休息吧!”张全翻了翻白眼,说道。

算是他怕了这个姑奶奶了。

童瑶起身坐到边上的椅子上,刁蛮不代表没有礼貌,要不是张全一开始对她爷爷出言不逊,治疗的时候有那般羞辱她,她才不屑针对张全,早早治好病,离开这里多好。

张全在座椅上坐了会之后,赵大宝就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向里面看着,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赵大哥,有什么事情进来说吧!”张全站起身,走到门口客气道。

赵大宝有难言之隐,他看到童瑶一个女生在这里,就不敢进来了。

用手指了指童瑶,张全扫了一眼童瑶,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童瑶不是喜欢下来捣乱么,这回看她走不走!

“无视她的存在就好了,我们讨论病情,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张全抓着赵大宝的胳膊,将赵大宝拉了进来:“昨天生理反应感觉怎么样?”

本来坐着不动的童瑶,听到生理反应四个字,脸色瞬间红了, 抬头怒气冲冲看了眼张全,警告意味十足。

“正常,所以今夜想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行!”赵大宝背对着童瑶,小声说道。

“嗯,今夜恐怕还不能,你才第一天,就忍不住想要和嫂子为爱情献身了?要是没成功, 昨夜就白忍了!”张全关切的说道,面对王静那样诱人的女人,张全是一半公,一半私。

“唉, 挺难受的!”赵大宝叹了口气,身边躺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却不能碰一下,这种痛苦,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到。

“你的心情我了解,只是现在还不能做,为了下一代,也不能做,你说对不对!”张全说道。

坐在一边的童瑶脸色通红,却一点都不想认输,就坐在边上,听着张全和赵大宝之间谈论着猥琐的言论。

“我懂,男人嘛, 总想找女人发泄,我又何尝不是,只是身边没有合适的女人,如果有了,我肯定也会夜夜笙歌啊!”张全意有所指的说道。

“哈哈,张老弟,你想要还不简单么?张老弟的本事,想娶一个女孩还不简单!”赵大宝被张全逗乐了,浑身也放松了下来。

“我到现在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感觉是什么样的?”张全故意问道。

“这你就问对人了,女人啊,能够让你爽到上天,啧啧啧,那滋味,你想想,不然我怎么会夜夜都要!”赵大宝说道,还做出摸口水的动作,两个男人之间谈这个事情,最正常不过了。

“那我得抓紧找一个!”

“从你病人中找一个,不过嫂子你可不能欺负了!”赵大宝马上说道,王静可是他的掌上明珠,谁动王静他都会拼命。

“村上人肯定不能动,赵大哥,这些我都懂!”张全笑道。

童瑶听完心里惊了一下,脑海里全是嗡嗡的声音,张全后来的话她都没听清楚,张全说村上人不能动,该不会想要动她吧!

她可不是村上人,却是张全的病人。

一阵痛感从童瑶内心传了过来,她脸色一下子白了,不行,如果她那天的事情被张全传了出去,或者张全乘机要了她,她该怎么办?

童瑶努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张全走了过去,张全这个大色狼, 公开场合之下,居然讨论这种污秽的事情,还要不要脸!

张全第一时间发现童瑶的脸色不对,还以为她发病了, 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童瑶快步走去。

童瑶还没有那么弱不禁风,一个耳光直接扇了过来的,咬牙切齿道:“流氓!”

“啪”的一声, 在大厅里回荡着,赵大宝回头看到童瑶,一脸尴尬,快速溜走了,刚才聊得兴起,忘了童瑶的存在。

童瑶说完这句话,就捂着脸跑上楼,张全赶紧追了上去,要是童瑶发病了,救治不及时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

张全跟了上去,发现童瑶正在收拾衣服,她实在忍不了了。张全进了童瑶的房间,反手就把门关上,斜靠在门上, 眯着眼睛看着童瑶。

“你的病还没治好,现在你在这里,全权由我管理!”张全说道,昨天老爷子打电话过来询问病情,张全就把昨天发作了一次告诉了老爷子,在张全的全力解救之下,已经化险为夷了。

老爷子很开心,顺便提了下童瑶任性的问题,让张全不要由着她,是该给一点教训了。

张全最喜欢这种烈一点的马儿,马儿越烈,征服的感觉就会越强。

“我要回去,生死由命,富贵由天!”童瑶怒气冲冲的说道。

“之前是,现在不是了!”张全靠近童瑶,坐在床上,将手搭在童瑶的肩膀上:“昨天我已经将你全身都看透了,你现在就算脱光了,我都没啥兴趣了!”

“你……”童瑶又气又怒,偏偏眼前这个极度无耻的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

“我什么我,你要是就这么走了,万一哪一天,我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了,那样大家都不好了嘛!”张全说道。

如果换做一般的女人,他还真不屑,走就走呗,死的又不是他。

童瑶不一样,童瑶太青春了,年轻漂亮,不娇柔做作,虽然耍起小脾气来,是有点任性,却也无伤大雅。

“等我把你的病治好了,你再走也不迟啊!还有,每次都不能发病的时候在治,你现在这里休息会,我一会上来给你治病!”张全说道。

一发病才治疗,这个病无法痊愈,以后一天给童瑶做一两次针灸,直到童瑶好了为止。

童瑶本能想拒绝,一想到发病的痛苦,马上将话咽了下去,她捏着床单,咬牙点点头。

早点将病治好,她就能早点离开,这是好事。

姑且相信一次张全吧!

张全下楼的时候,脚步都有些飘了,上次情急之下扒了童瑶的衣服,外加上童瑶病情严重,今天下午可以慢慢的,一件一件的脱下来!

相关文章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图】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

    【图】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

  •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宝宝贝别哭我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宝宝贝别哭我

  •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总裁不断地挺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总裁不断地挺

  • 【图】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

    【图】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