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毛笔继续在花缝里轻扫/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章

作者:admin 2019-11-09 11:35 我要评论

不过就在这时候,路边突然有轰鸣的跑车声响起,引得路人倾目。 跑车停在了羽婷车屁股后面,然后下来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头发撸的跟动画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个,...

不过就在这时候,路边突然有轰鸣的跑车声响起,引得路人倾目。

跑车停在了羽婷车屁股后面,然后下来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头发撸的跟动画片里仙道彰似的,大高个,一身夏季休闲装,很酷。

文学

然后,这个很酷的帅哥就来到了我们桌前,直接勾起一个板凳,坐在了羽婷的身边。

“婷婷,这些路边摊都是病死肉的,你怎么来这地方吃饭?”

羽婷还没说话的,烤串老板不乐意了,他严重提出抗议。

不过那帅哥一句话就给彻底怼的他了没了脾气,“给你一万块钱,把嘴闭上。”

烤串老板闭嘴了。

然后那帅哥继续跟羽婷啰嗦着,叨叨叨、叨叨叨,好像个嘴碎的老娘们,很烦人。

啰嗦了半天,羽婷一句话没搭理他,直接抬头望向我,“亲爱的,我吃好了,咱们开房去。”

然后,羽婷主动拉着我的手,小鸟依人般的靠在我肩上,显得特别温柔,特别有爱。

只是这爱没来得及继续,就被帅哥给挡住了。

“你是谁,敢抢我郑昊的女人,在这座城市,谁不认识我郑日天!”

郑昊郑日天的目光在我身上扫量着,眼神中斥满鄙夷,如同贵妇途经乞丐身旁。

然后我就举起了手,“我,我不认识你。”

郑昊刚要说什么,我旁边的羽婷开口了,“郑昊,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跟我拉上一点关系,我就调转枪口对付你们郑家,别整天三岁生孩子没个B数,要不是和你爸有合作关系,我特么才懒得理你,滚一边去!”

郑昊大为吃瘪,可事实证明羽婷说的是对的,他真的只能滚到一边。

不过在滚到一边的时候,他伸手指向了我,“你就是个靠女人吃饭的软蛋,没有半点本事,有能耐跟老子玩点刺激的、属于男人的游戏!”

然后,他就走了,驾车扬长而去。

我不懂他们这些贵族圈子的游戏规则,遂转头望向羽婷,“他什么意思,怎么屁蹦一半就跑了,这还兴愣憋回去的?”

羽婷解释道:“这就是圈子里的规矩,话撂下,人离开,你不去就是认怂。”

我一头雾水,“好歹给我解释下什么游戏啊?”

羽婷看起来也没解释的意思,我再三追问,直至上车后她才给我解答,“飚车。”

“飚车?我他么有自行的,他跟我飚吗?!”

说实话,开车我不会,我们村里连拖拉机算上都凑不齐十辆车,我学驾照,我有病啊?!

羽婷听见我要跟他飚自行车,当即就笑了,笑的很灿烂,一扫脸上阴霾。

“我就感觉跟你在一起心情会好点,果然没错。”

羽婷启动车子,然后载着我离开。

我问她去哪,她说去酒店开房。

“去郑昊在的地方。”

羽婷微愣,“你真要跟他飚车?据我所知,你连车都没有,我倒是可以把车借你,但是这游戏是不准借车的。”

“我借什么车,我连方向盘都没摸过,不会开车。”

“那你去做什么?”

“废话,我是个男人,纵然现在做了鸭-子,那我也是只有尊严的鸭-子。连一百万我都不收,我能让他一句话给我憋成软蛋?”

我坚持,羽婷也就没再说什么,直接载着我赶往他们这个圈子经常飚车的地方。

那是一条盘山路,是几个富二代们联手出资建立的,对外宣称让大山里的人们过上富裕的生活,但实际上,他们的本心只是开条偏僻的道路,以供晚上他们飚车而已。

一个多小时后,羽婷带我来到了他们飚车的地方。

这时候,山路已经封闭,唯有他们那十几辆车在,而且都是各式各样的豪华跑车,我也不认识,反正看起来都挺豪气,就是车标有点奇怪,有的是马,有的是牛,竟然还有拿粪叉子当车标的。

郑昊站坐在他的车头,见我来到后,脸上挂满了嗤笑,“不错,最起码还没怂到连来都不敢来。只是我想知道,你想怎么跟我跑,用你那两条腿跟我四个轮子跑吗?”

他的话,引得周围一众帅哥靓妹放声大笑,肆无忌惮,看我就像是在看个傻子。

我直接说道:“我不会开车,所以你的游戏我玩不了。”

郑昊大疑惑道:“那你来这是为了亲口向我认怂呗,以表诚意?”

他的话,让周围众人笑的更厉害了。

“郑昊,你……”

羽婷刚要说什么,我就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的开口。

“我们村里的规矩,男人办事,女人不许插嘴。”

我的话刚出口,周围众人就懵壁了,包括郑昊在内。当然,更让他们懵壁的是,羽婷竟默默点头,然后退回了半步,当真做到不插嘴。

我没搭理他们,直接跟郑昊挑明,“地点你定的,游戏规则也该我定。我不是你们这些贵族圈子里的人,所以你们的规则也不适合我。不过既然你想玩点刺激的、认为是男人该玩的游戏,那我可以满足你。”

说完,我扫量四周,旁边有个高台,离地足有十米高,应该是他们晚上登上去看赛车所用的瞭望台。

于是,我伸手指向了那个台子,“我是乡下来的,我们那真正属于男人的游戏很简单,就那个台子,咱俩一起跳下去,谁断腿谁倒霉。”

我都不看郑昊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那个台子。羽婷在身后拉我,我送给她一个笑容,然后就爬上了台子,在边缘处遥指下方的郑昊。

“你他么是不是个爷们,痛快点,不行就赶紧蹲下尿尿!”

不就是怼人么,怼呗,看我怼不死你!

郑昊上来了,他做的啥心理斗争又或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是上来了。

他上来后语气很平静,但眼神中显露出的怯懦我在村里见多了,“怎么跳。”

“照我样跳就行,我先跳,你随后,还是那句话,谁断腿谁倒霉,你如果不敢的话,那就在这蹲着尿一泡,给你那圈子里的朋友们都看看。”

郑昊一分钟没说话,但最终还是点头了。台上很多人见证,下面羽婷等人也在,亲眼见证着,我也不怕他耍赖,于是翻身站到了台子上一米多高的护栏上。

现在这距离,就等于离地十一米还要多些。

夜风吹拂,大为凉爽,我低头望着下方仰望的羽婷,“我要是赢了这怂,想当着他们的面亲你一口,行不行?”

羽婷沉默了片刻,随即道:“如果你现在下来,我立刻跟你去开房。”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条件。可惜,我不想答应!

纵身一跃,身边风声呼啸,我竭力将自己的身体呈现趴伏状态,这让下面的人惊声尖叫。

我知道他们在叫什么,他们肯定认为,我这种姿势落地,指定他么的得摔死。

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在看着身后的那根支撑瞭望台的支架。

在还有大概两米左右的距离时,我狠狠蹬了那支架一脚,与此同时整个人蜷缩起来,双头护头掌心向外。

下一瞬,在即将落地的刹那,我整个人就骨碌碌的撞地翻滚,虽然那冲击力让我有些不适,但九成的撞击力度都在翻滚中被卸掉,根本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更别提伤害了。

一个漂亮的站身,结果惯性的力量,我整个人直接就站定在地。用羽婷事后的话说,就跟看电影那些特技演员似的。

迈步来到懵眼的羽婷近前,我直接托起了她的双颊,对着她那张性感的小嘴就是狠狠一顿亲吻,随即更是把之前从狄青彤那学来的舌吻用在了她的嘴中。

虽然生涩,但确实很过瘾,那张小嘴,那条香舌,让我沉醉,让我迷恋。

随后的下一瞬,我就迎来了羽婷的一巴掌,那一巴掌,直扇的我眼冒金星,对我的影响比刚才从瞭望台上跳下来似乎都要大。

“你疯了,那是十米多的台子,万一你摔死怎么办!!!”

羽婷很愤怒,她几乎是吼出来的,但这种愤怒的咆哮,却让我感到心暖。

于是我握住了她的手,俯首在她耳边说道:“虽然我只是只鸭-子,虽然我不知道可以在你身边待多久,但哪怕只待一分钟,我也不想让别人对你指指点点,说你羽婷身边的男人是个软蛋怂包!”

羽婷愣怔,显然她想不到我的出发点竟然是为了她,然后,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双手张开,完全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

最终,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托住了我的面颊,狠狠的亲吻我,几尽疯狂。

许久许久,她在停止这激吻,一头扎进我怀中,“谢谢。”

她的娇躯,很温暖,我很享受,但我并没有因此而忘记站在瞭望台上的郑昊。

将羽婷搂在怀中,我抬臂遥指郑日天,“像个爷们一样的跳下来,或者像个娘们一样给老子蹲下,尿!!!”

相关文章
  • 污到下面滴水文章\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

    污到下面滴水文章\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

  • 毛笔继续在花缝里轻扫/污到下面滴水的

    毛笔继续在花缝里轻扫/污到下面滴水的

  • 带遥控蝴蝶骑自行车虐分腿器_宝贝,乖,

    带遥控蝴蝶骑自行车虐分腿器_宝贝,乖,

  •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御书房里喘息声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御书房里喘息声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老师晚上带我回家,回家以后竟然要求我

    老师晚上带我回家,回家以后竟然要求我

  • 闺蜜跟停不下来|靠在树上他要了我

    闺蜜跟停不下来|靠在树上他要了我

  • 女人玩“婚外情”伤他伤己

    女人玩“婚外情”伤他伤己

  • 狗狗硕大硬挺进i入体内 被老外轮着上小

    狗狗硕大硬挺进i入体内 被老外轮着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