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御书房里喘息声

作者:admin 2019-11-09 11:35 我要评论

“哎呀,死鬼...

 “哎呀,死鬼!”

  就在陈二狗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周嘉瑗娇嗲的声音。

文学

  赵大庆也是被她弄得摸不着头脑,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很多时候他还真是不清楚他这个城里来的媳妇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

  听到她这样,赵大庆也不能不管,坐到床沿问她情况,周嘉瑗趁机勾住他的脖子依偎在他怀里,害羞道:“是人家想你嘛!”

  说着,她直接拉着赵大庆的手去触摸自己的那处,那触感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赵大庆听到这话惊讶的不行,嘴张开的都能够塞进一个咸鸭蛋,结婚一年多,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周嘉瑗说这样的话。

  本来做了些许农活,身体有些疲惫,可一听到这话,让他开心的不能自已,瞬间精神抖擞。

  媳妇这么主动,他没有道理不满足,粗糙的大手直接探进周嘉瑗身体里。

  “嗯……”

  周嘉瑗咬着唇难耐的哼了一声,也不矫情,毕竟是自己主动的,就要拿出些诚信来,双腿大张着,邀请他的探索。

  赵大庆受到的鼓舞可不小,顺势把周嘉瑗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开始扒自己的裤子。

  “媳妇儿,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热情!”

  赵大庆收回自己的手指,双眼里闪烁着激情的小火花。

  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周嘉瑗特别不舒服,她不满的看了赵大庆一眼,佯装生气:“那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以后我就不这样了。”

  “喜欢,喜欢!怎么能不喜欢呢?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

  赵大庆生怕她误会,连连解释着,而此时他也对准了周嘉瑗,一挺身。

  充实感瞬间抵达身体每一个角落,周嘉瑗仰着脖子舒服的长叹了一声,继而抱紧了赵大庆的脖子,一场高质量的欢爱正在进行中。

  这两个人倒是舒服了,可苦了床底下躲着的陈二狗,这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却像是受尽了世界上最严酷的刑法,身上薄薄的体恤都被汗水浸湿了。

  随着两人的运动,床开始剧烈的抖动,耳边满是周嘉瑗娇滴滴的求扰声以及赵大庆兴奋的喘气声,他多想现在趴在周嘉瑗身上让她求饶的人是自己,可是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所以他就更加坚定了要帮周嘉瑗把这件事情办好的决心。

  这么激烈的场面,使得陈二狗刚刚因为惊吓而拉耸着脑袋的大家伙又重新抬起了头,陈二狗无奈的看了一眼,又强忍下心里那种渴望,只期待这两个人早一些结束,而他也不用受这种折磨。

  可赵大庆本来就身强体壮的,又难得的遇到周嘉瑗这么主动,自然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而床下躲着的陈二狗也终于忍耐不住,听着周嘉瑗那诱人的声音,幻想着是她在帮自己,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开始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不要了,快停下来,再这样下去要坏了!”

  周嘉瑗哭着求饶,闭着眼睛的她却是满脸的享受,明显就是在口是心非,而这句话她也是故意说给陈二狗听的,当然,同时也更加刺激赵大庆的神经,更加的斗志昂扬。

  “这可是你主动的,我怎么能不抓住机会?哈哈,媳妇儿,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看着美艳的妻子在自己身下一脸的享受,这几乎是每一个男人最值得骄傲的事情,赵大庆自然也不例外,这里要是像城里一样发达,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的话,他真的很想把这一瞬间拍下来,或者用视频记录下来,然后好好的珍藏起来,这会是他这一辈子最难忘的事情。

  陈二狗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嫉妒的不行,怨恨自己为什么不如人,当初没把周嘉瑗抢过来做自己的老婆。

  而这一想也就走了神,忘了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喘气声缓缓的粗了起来,而口中也一直在喊着周嘉瑗的名字,起初声音还很小,但还是被赵大庆给听到了。

  “什么声音?我好像听到有谁在叫你的名字?”

  赵大庆放慢了速度,四处观望着寻找声音的来源,周嘉瑗心里一紧,没想到这小子这么不靠谱,这要是被赵大庆发现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还是要掩护他,眼珠子一转,一个法子已经在心中生成。

  “啊!”她大叫了一声,“就是这里,大庆,大庆,快点,我……我要!”

  她这一声叫唤,明面上是鼓舞赵大庆,但实际上却是在提醒陈二狗,陈二狗刚刚还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却被周嘉瑗这一声叫唤拉回了现实,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滴,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直跳,自嘲的觉得刚才的行为实在荒唐,可又为周嘉瑗故意提醒她而感到欣慰。

  这下子陈二狗努力平复下自己心里的激动,捂住耳朵,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这一场煎熬的结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二狗感觉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床上的俩人终于不再动荡,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就在陈二狗以为赵大庆会立刻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轻微的鼾声,明显赵大庆已经睡着了。

  心里一阵郁闷,莫非周嘉瑗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否则怎么能够让赵大庆这么相安无事的睡着?

  周嘉瑗也是累到极致,虽然并没有忘记陈二狗的存在,但她有意给他一个教训,既然陈二狗这么压抑不住自己,那就让他在床底下再多呆一阵子,否则怎么又对的起她在赵大庆身上花了那么多功夫,有了这个想法,周嘉瑗心情极好,枕着赵大庆的胳膊就睡着了。

  陈二狗急得不行,多想趁他们二人睡觉的时候偷偷溜出去,可又担心,如果中途赵大庆醒过来的话,他该怎么面对?

  没办法,最后也只能选择等待。

  好在赵大庆也并没有睡多久,毕竟田里也还有事情要做,半个小时后他就醒过来,为了不吵醒熟睡的周嘉瑗,悄悄摸摸的抱着衣服去门外穿,然后带了水,又去了田里。

  屋子里又只剩了周嘉瑗和陈二狗两个人,周嘉瑗还在熟睡,而陈二狗在确定赵大庆真的已经离开以后,这才偷偷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本想迅速离开的他,一转头看到了床上熟睡的周嘉瑗,她依旧是穿着刚才的那件睡衣,面色红润,发丝凌乱,薄被只盖到胸口处,因为是侧躺着的缘故,显得胸前的沟壑更加幽深,陈二狗顿时就移不开眼。

  周嘉瑗脖子以及胸口处全都是赵大庆刚才留下的痕迹,白皙的皮肤透着点点红痕,却是说不出的妖娆。

  樱红的唇微微张开,像是在对陈二狗发出邀请,陈二狗瞬间就像着了迷一样,鬼使神差的弯下腰,轻轻的吻上了那红唇。

  柔软的触感让陈二狗脑袋一热,没想到女人的嘴唇会有这么香甜,看到周嘉瑗睡得这么熟,他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就像吃棒棒糖一样,舔得格外着迷。

  渐渐的,他开始不满足于现状,又尝试着把舌头伸进去,开始探索周嘉瑗的口腔内部,现在的他想要更多更多。

  一双手也不太安分,从周嘉瑗的领口伸进去,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那团让他魂牵梦娆的柔软,轻轻地揉搓着,怎一个销魂了得!

  另一只手则探到了周嘉瑗身下,那里依旧是什么都没穿,也正好方便了他行动,轻轻的,他伸了两根手指……

相关文章
  • 污到下面滴水文章\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

    污到下面滴水文章\宝贝把腿分大一点让

  • 毛笔继续在花缝里轻扫/污到下面滴水的

    毛笔继续在花缝里轻扫/污到下面滴水的

  • 带遥控蝴蝶骑自行车虐分腿器_宝贝,乖,

    带遥控蝴蝶骑自行车虐分腿器_宝贝,乖,

  •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御书房里喘息声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御书房里喘息声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老师晚上带我回家,回家以后竟然要求我

    老师晚上带我回家,回家以后竟然要求我

  • 女人玩“婚外情”伤他伤己

    女人玩“婚外情”伤他伤己

  • 狗狗硕大硬挺进i入体内 被老外轮着上小

    狗狗硕大硬挺进i入体内 被老外轮着上小

  • 闺蜜跟停不下来|靠在树上他要了我

    闺蜜跟停不下来|靠在树上他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