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好痛你出去好不好|大炕上的雪白肉体

作者:admin 2019-11-09 11:26 我要评论

淑英婶哼了一声,抓了抓我道:“六子,你…你轻点。” 淑英婶结婚很多年了,孩子都有几岁了。 可仍然保养的很好,也让我更加卖力了起来。 一番激情落下,淑英婶...

淑英婶哼了一声,抓了抓我道:“六子,你…你轻点。”

淑英婶结婚很多年了,孩子都有几岁了。

可仍然保养的很好,也让我更加卖力了起来。

文学

一番激情落下,淑英婶整个娇躯瘫软在了床上,我也是一阵满足的抱着她。

忽然淑英婶竟然哭了。

这把我吓了一跳:“淑英婶,你这是怎么了。”

淑英婶看着我紧张的样子,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就是…就是太舒服了,原来做女人的滋味是这么舒服。”

我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肯定以前淑英婶还没感受到这种巅峰的滋味,我笑着抱住淑英婶:“淑英婶,以后我会让你更幸福的。”

淑英婶身躯一颤,宠溺的碰了碰我的头道:“六子,不行的,你还小,我们不能继续这样的关系。”

“淑英婶,为什么。”我郁闷道。

可惜淑英婶并没回答我的话,从她的眼眶之中带着一股惆怅,后悔。

我不忍心,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默默的看着她离开,越看越觉的她是个好女人。

唉……

我无奈叹了一口气,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还没出去,就看到门口一个人鬼头鬼脑。

“干嘛呢?秀花婶。”我走出去喝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想吓死老娘呀!”李秀花拍了拍胸口,狠狠的刮了我一眼。

李秀花也是我们胡同院的,大家也认识。

我看着她惊吓的样子,笑道:“秀花婶,怎么是我吓你了,是你自己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

秀花婶又白了我一眼,跟着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着我。

看着她那笑容,我有些瘆得慌:“秀花婶,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呢?”

“臭小子,好呀,连我们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给你上了。”李秀花笑笑的说道。

我却被吓了一跳,慌忙看了看周围见没人也才松了一口气:“秀花婶,你胡说啥,什么最美的人。”

秀花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你小子少给我扯皮,刚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间里面做什么事情,我可都听到了。”

“你听到了什么呀,你听到了呀!”我立马瞪起眼睛喝道。

心里却一阵慌乱。

李秀花可是我们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她要是真发现我跟淑英婶的事情,估计明天整个胡同院都知道了,我倒是无所谓,坏了淑英婶名声,那我怎么对得起她。

“臭小子,婶是过来人,我刚才可都听到了,还看着柳淑英从你的房间里面走出来,你们做什么事情,我会不知道。”李秀发不屑的笑了笑道。

我只能死不承认。

李秀花见我嘴硬,又道:“好,你不承认,那你说说刚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欢快是干嘛?”

我一阵头皮发麻,看着李秀花笑笑的样子,知道她这种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直接凶道:“秀花婶,你知道什么,我刚才是帮淑英婶检查胸知道不。”

“检查胸。”李秀花噗嗤一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就检查个胸会叫的那么欢快。”

“怎么你不信。”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对大那处,冷笑道:“要不要我帮你也检查一下,保证让你叫的更欢快。”

“哟,臭小子,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

我也没生气,而是冷笑道:“秀花婶,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

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

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

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

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看着也没太大感觉,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

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

老公在电力公司上班,据说捞了不少油水,家里有几片闲钱,好像看谁都不得劲一样。

我看着她那样子,冷笑一声道:“秀花婶,你是不敢吧!”

“不敢。”秀花婶一听,立马挺了挺胸道:“臭小子,我还就不信你的话了,好,我今天就豁出去让你碰一把,但你要是不能让我叫成柳淑英那样,我饶不了你。”

“任凭处置。”我无所谓一笑。

自己一手催乳术加中医针灸,就算是一个性、冷淡只要被我一弄,照样让她浪叫不已。

更何况李秀花这个骚货。

我看只要碰一把,就会让她叫声连连,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只是看着李秀花进房间那摇摆的肥臀,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道:“秀花婶,这我要是不能让你那么叫,我任凭你处置,我要是可以呢?你又怎么样呢?”

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皱:“你想怎么样。”

“让我睡一下。”我直接脱口而出。

“臭小子,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扬手就要打我。

我连忙往后一躲:“秀花婶,你这是不敢吗?”

李秀花因为高傲,就是受不了人刺激,一听我的话,哼了一声道:“赌就赌,有什么不敢呢?”

我笑了笑,让李秀花往床上躺。

她可没淑英婶那害羞,直接往床上一躺,挺起胸。

我也不客气,上去连衣服都不脱,直接碰上她的那处,微微一用力,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颤,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我。

我看到她的神情,冷笑道:“怎么有感觉了吗?”

李秀花没说话,而是皱起了眉头,还强壮着淡定。

我看了看就开始用力了一些,啊……

李秀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道畅快的叫声,我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现在相信我刚才就是为淑英婶检查胸了吧!”

“嗯,相信,相信。”李秀发娇喘着点了点头,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跟着慌乱的跑开了,我一阵郁闷,怎么这就跑了呢?

当然跑了就跑了,刚才跟李秀花说那些话,也就只不过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对她没太大的欲望,上不上无所谓。

让我留恋的还是淑英婶,还有玲姐。

可想到玲姐现在老公回来了,挺郁闷的,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没机会了。

巧不巧,我还没出胡同院,玲姐就给我打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

一下又让我激动了起来。

只是到了之后,我才发现不是玲姐要请我吃饭,而是玲姐老公。

玲姐老公见到我挺热情的。

毕竟我是玲姐的邻居,彼此都认识。

他来就是感谢我,帮着铃姐催乳,一个劲的跟我道谢,敬酒,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

当然一起吃饭,我更关注的是玲姐。

只是玲姐一看到我,就不由的避开我的目光,让我莫名的失落,啪嗒…就这会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我低头去捡,抬头那一刻赫然见到玲姐那一双美白大腿。

依稀之间我甚至看到了铃姐那裙子里头的风光。

“老弟,怎么捡个筷子这么久呀,要不就换一个吧!”玲姐老公说了一句。

我慌忙从桌子底下上来,瞄了玲姐一眼。

玲姐看到我的目光,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她妖媚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我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起来,顺着桌子底下就往铃姐那腿上碰去,玲姐浑身骤然一颤。

啊……

喊了一声。

玲姐老公正在倒酒,听到玲姐的叫声,抬头问道:“怎么了。”

“没…没事,被蚊子咬了一口。”玲姐苦涩笑了笑。

见玲姐主动为我打掩护,我抚碰着玲姐美腿更加卖力了,甚至钻进了裙里头,玲姐一张俏脸微红,带着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

她越是如此,我越是激动,不断的碰着她大腿。

就这会玲姐老公电话响了,看着我笑了笑:“老弟,我去接个人,你等一会呀!”

我现在巴不得他走,点了点头道:“嗯,没事,姐夫你先忙。”

他走了,我看着玲姐瞪着我,我倒是有些怕。

“你怎么这么大胆呀!”玲姐哼了一声,直接伸手拧我的耳朵。

疼的我哇叫了一声,求饶道:“玲姐,疼…疼。”

见我真疼,玲姐就松开了手,哼了一声道:“让你乱动。”

我碰了碰耳朵,一脸苦涩的笑着。

玲姐见我这样,黛眉微微一皱:“怎么了,六子,真弄痛你了。”说着,玲姐凑过来,碰了碰我耳朵,一脸的心疼。

看着她这样,心里一阵感动,一个冲动直接伸手把她搂紧怀里。

啊……

玲姐吓的叫了一声,拍了拍我的手道:“快放开我,你干嘛呢?待会我老公就回来了,看到了不好。”

“玲姐,你老公要没看到就可以吗?”我抱着玲姐,贴在她耳边吹了吹气道。

玲姐的娇躯立马一颤,带着粗重喘气声道:“没…没有,六子,上次我们已经犯错了,我们不能在犯错了。”

“可我忘不了你。”我贴着玲姐道。

玲姐娇躯又是一颤,身子慢慢瘫软在了我怀里头,显然是心动了,我直接吻上了玲姐的香唇。

刚吻上,外面就传来脚步声,我慌忙放开玲姐。

玲姐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她老公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的。

我看了看那女的,职业性的看了看她的胸,好大。

玲姐老公带着她进来道:“老弟,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同事的媳妇,刚生完孩子不久,没奶水,我就想你看看帮忙着催乳催乳。”

相关文章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图】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

    【图】极品辣妈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

  •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总裁不断地挺

    小强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总裁不断地挺

  •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宝宝贝别哭我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宝宝贝别哭我

  • 【图】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

    【图】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隐瞒身份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