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太后你真紧水都|紧致湿润深邃抽动

作者:admin 2019-11-08 11:14 我要评论

果然,另一对年轻夫妻和房东都在,一室一厅的房子的确有点小,还从卧室的旁边隔了一个小阳台当做厨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小是小了点,跟老家的房子没法儿比,...

果然,另一对年轻夫妻和房东都在,一室一厅的房子的确有点小,还从卧室的旁边隔了一个小阳台当做厨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文学

小是小了点,跟老家的房子没法儿比,但我们两个人生活已经足够了,我和妻子相互看了一眼,明白对方都对这里的性价比很满意。对这个房子我们势在必得,然而对面的夫妻也同样不肯退让,再加上对方要先来,我们实在抢不过,僵持片刻之后,房东让我们商量好了再来,不要耽误他的时间。

“这样吧,不如我们合租?”对方提出建议。

“这么小的房子,住得了四个人吗?”妻子对此表示疑惑。

“我觉得可以试试。”我劝说了妻子。

对方也觉得这个主意可行,但我们相互不熟悉,住在一起难免不放心,于是试探着要相互做个简单自我介绍,这才知道对方也是从我老家历城刚到北京谋发展,工作的地方也在附近,男的叫程亮,女的叫田丽。

我一听这名字顿时一个激灵:“程亮?冒昧问一句,你以前是不是微胖?”

“不是微胖,他以前可是个大胖子。”田丽笑着说。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我的一个初中同学,不过以前程亮是班里的小胖子比较沉默,我们之间也没什么交集,他现在人瘦了不少,个子又高,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让我没能认出来。

知道对方是同学之后,合租的时候也就变得自然而然了,当场缴了房租,我们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好好叙旧。

一旦决定下来,我们很快就把房间布置好,因为房间太小实在没法儿完全隔断,就只找了块隔板从床的正中间隔开,卫生间是共用的,东西都塞在床底下,又在窗户边放了两个简易衣柜,小空间里面被挤得满满当当。

房费倒是省下来了,离公司也比较近,但大家住在一起总有不方便的地方,平时下班回来洗澡需要排队这种小事就不用说了,最令人难熬的是夫妻间的事,算起来,我们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夫妻生活了,程亮二人也是一样。

每晚排队洗澡之后,我都可以闻到妻子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ci激着我的神经,总会有股冲动在汹涌着。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每天抱着自己的妻子睡觉,能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分外难熬,好几次抱着妻子的芊芊细腰,闻着妻子身上的沐浴露香味我身体不知不觉有了变化,双手也不自觉地在她柔嫩的身体上游走起来。

妻子同样没有有些难耐,仰头看了我一样,修长的双脚紧紧夹着,呼吸节奏乱了,俨然情动。

可大家都在一张床上睡着,翻个身都能感觉到,我们两个更不敢轻举妄动,顶多只能相互摸一摸抱一抱,这样的抚慰根本达不到效果,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渴望,每晚都只能偷偷地吻着对方,一直到实在困得不行才睡过去。

半个月下来,我和妻子的生活节奏都有了变化,情绪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躁动起来。

从来没有想过会遭遇这样的困境,现在搬出去住又不可能,毕竟钱已经交了。本以为只有我们有这种焦虑,因为程亮他们每天都看起来神清气爽的样子,而且对工作也充满了干劲,一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和妻子都加了班,回去的时候有点晚了。

妻子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我赶紧叫住她。

“等等。”

“怎么了?”

“嘘……”我做了个噤声,示意她听听屋子里的动静。

妻子疑惑地靠在门边。

“啊……嗯嗯……”

“咯吱咯吱……”

女人暧昧的低吟跟床规律的晃动声交织在一起,妻子瞬间明白了他们是在做什么,脸变得通红,小声且结巴的说:“这、这样我们还怎么回去啊?”

“那就不回去了。”我笑了笑,拉着她下楼。

“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开房,老子也忍不住了。”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有股热气在体内乱窜,忍耐半个月的欲望在此刻不断叫嚣着要发泄,而刚刚田丽的吟声更是撩拨着我脆弱且敏感的神经,再不发泄出来,我要憋到不行了。

“诶,你说话别这么直白行不行。”妻子一拳打在我的心口,娇俏瞪了我一眼。

“难道你不想我?”

“不想,一点也不想。”

“现在就让你嘴硬一会儿,到底想不想待会儿不就知道了。”

我故意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加快了下楼的速度,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小旅馆。

老板娘看我们猴急的样子一直带着隐隐的笑容,让我们拿出身份证,这些妻子在办,我则是站在旁边等着。

“你在干什么?”妻子办完入住手续之后回到我身边。

我把手机收起来,神秘一笑:“给他们发个微信说一声,人好不容易放松一次咱们得给足时间啊,免得还要提心吊胆担心我们回去。”

“就你想得周全。”妻子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因为感同身受嘛,当然要体谅一下。办好了?”

“嗯。”

“那就走。”我一把揽住妻子的腰,往房间走去。

刚进房间,我抱着妻子一通狂吻,刚开始的时候妻子有点愣住了,可能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的热烈,直接把她压在门背后,一点缝隙也不给她留下,而且力度极大,带着几分狂野。

等反应过来之后,妻子开始积极回应我的热吻,我们两人的唇紧密地纠缠在一起,品尝着彼此的热情和寂寞。

“诶,你今天也太……”妻子微微推开我,脸都憋红了,不好意思对上我的视线。

我笑了笑,咬着她的耳朵:“都说了我很想你了,当然要表现出来。”

“可是……”

“嘘,别说话。”

我再次向前,锁住了她的言语。

很快,妻子被我吻得直哼哼,我将她的丁香小舌吸过来,口水也被吮了过来,将其每一寸都细细逗弄着,妻子被吻得浑身无力,软软地靠在我的怀里。

柔软的胸脯压在我的胸膛上,我趁机用手握住了那两团,隔着她的衣服就开始揉起来。

唇齿相交的声音同妻子的喘息交叠在一起,我能明显感觉到,妻子在被我揉捏的时候身体轻轻一颤,柔软的身体情不自禁地靠拢了我。

我知道她也已经十分投入,但在这方面她还是放不太开,唯一的动作就是双手攀在我的脖子上,积极回应着热吻,身体微微扭动着,显得有点克制。

我知道此时她肯定很想要了,她的身体我了若指掌,仅仅是一点点的抚摸,也能让她敏感的身体受到极大的ci激。

她靠在我的怀里,像是一条软软的美女蛇,眼睛微微闭上,红唇微微开启吐出热浪。

这样的身体,是多少男人渴望的最佳伴侣啊。

我不禁在心里感慨着,手下便是更加用力地讨好着她。

暂且放过她的小嘴,我故意压着声音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底下直直顶在她的短裤上,妻子更是羞的脸如红布一样,小拳头轻轻捶在我的胸口:“讨厌……别玩了……”

妻子已是春心涌动,脸红不已,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她本是个保守的女人,从第一次到现在我们之间都还算是比较平淡,因为她太过害羞,我有时候也没能尽兴,但是这一次不同,我们都憋了太久,终于有了这次机会,索性统统释放出来。

我趁机把她衣服向上一拉,只见两团雪白瞬间蹦了出来,我爱不释手地揉搓起来,将其像面团一样被揉搓成各种形状,直搞得妻子不断发出浓重的鼻音,这种被人摸的感觉比自己揉搓的感觉要强烈得多。

看着妻子情动的模样,我忍不住低下头含住她的……一向在床上中规中矩的妻子想不到我会这样,被吸住的同时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叫,推着我的头要推开我,但吸着的嘴一点都不放。

我一边吮吸着,一边伸手滑向她的……抚摸过她的芊芊细腰,摸着她瘦长的大腿。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我把人架在沙发上,弯腰将她的内内一把扯下,细细观察起来。

她脸红不已,试图将双腿合上。

我将她的手从脸上拿开,真是爱惨了她这样羞涩又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

我一个用力,将她的双腿牢牢固定住,目光紧紧盯着。

妻子此时已经酥软,内心深处也没有丝毫的反抗意识,只剩下了原始的冲动,她喉咙里有丝丝吟声,感受到我呼吸的靠近,妻子下意识地伸手挡在了那里,冲我摇摇头:“你想做什么?”

“不要害羞,我们是夫妻,做这些事情是理所应当的。”我起身在她的嘴边落下一吻。

她面露难色。

我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中规中矩地做,总要有些情趣才好玩,或许这就是一次突破口。

不等她做好准备,我就自顾自行动起来,压在她的身上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不断在她的那里努力耕耘着,能够清晰感觉到妻子激动的颤抖和羞涩,她紧咬着下唇,不让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语蹦出来。

似乎还嫌不够,我腾出一只手来配合起来作弄她,妻子瞬间弹了一下双腿用力往中间靠拢。

妻子脸红透了,别有一番风情。

“你不舒服么,老婆?”

妻子还未从刚才的ci激中走出来,害羞地避开了我的视线不肯回答。

“舒不舒服?嗯?”我催促道,双手故意在她的伸手游走但又不肯慰藉她的寂寞,还打了打她挺翘的丰臀,似是不等到她回答就不会停下来,一下比一下力道大。

但我的心里还是心疼妻子的,下手也都控制好在她能承受的范围,只是好歹也是这么打一个人了,还被人打屁股,妻子越来越不好意思,加上的确有点痛感,很快就展现出要投降的趋势。

“快点告诉我,就是说说自己的感受而已,不要害羞。”

“别打了,我一点一点也不舒服!”妻子撅着嘴跟我赌气。

我一下凑近她,没好气地在她心口咬了一下,手上更为用力:“说真心话,不说我可不会继续。”

这就是要她只能说出肯定的答案。

无奈,妻子在我的引导下小声说了句舒服。

“既然舒服为什么不叫出来?”

“那多羞人啊……”

我搂着她:“这只是很正常的夫妻生活,不是很羞耻的事情,别人都是这样的,在自己老公面前不展示,难道要去外面展示?”

“嗯。”她咬了咬下唇,似乎做出了很大的决心。

我笑了笑,咬着她的耳朵说,“在我的面前,你不用这么害羞。”

妻子不再说话,但我知道她肯定还需要时间去消化和接受,不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她一定就可以学会表达自己的感受。

我起身,忍不住细细打量她几眼,妻子从读书的时候就是班上的班花,好些男生都不断追求她,身材一级棒,虽然家里条件一般,却生生养出来一种世家大小姐的气质,也就是传说中的肤白貌美大长腿,虽然腰上没肉一双腿笔直纤长,但胸却是波涛汹涌,让人看过去便不可忽视。

没有穿衣服的她,在我眼中是最美的。

“你在看什么?”妻子见我没有动静,便主动问道。

“看你呀,怎么会有这么耐看的人。老婆,你真的好美,幸好当初你喜欢的人是我,要不然现在我的身边就没有你了。”

妻子魅眸一闪,抱着自己的肩膀:“我要是不喜欢你能嫁给你么,别闹,待会儿没时间了。”

我趴下去拥抱她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然后把腰一沉,破开一条道路,深深埋了进去。

紧zhi温热,我深呼吸一口,差点因为激动控制不住,好在我及时调整才没有让自己刚开始就交代出来。

这种完全将她占有的感觉让人如此食髓知味。

我按捺住冲动,不快但深稳地动作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开始加速,每一下都可以到达她身体里最脆弱的小圈上,妻子激动得叫都叫不出来,张着嘴只会抽气,手指不知何时一看扣在了我的背上,脖子高高扬起整个身体从背面看如上紧了弦一般向后弯去。

意识到她快到了,我又一连狠了十来回,剧烈的撞击让妻子只能只言片语得喊出自己的感想,她绷紧了身体,仿佛一副美妙的画作,嫩红樱唇微微张开,吐出一口温暖气息,修长的双腿夹着我的腰肢,随着我的进攻起起伏伏在空中划出优美弧线。

终于,妻子扬起了脖子,身体紧绷达到了顶峰。

因为忽然的热浪冲打,我赶紧调整状态,在她里面轻轻地挪动,享受不断蠕动的紧zhi感。

“对,就是这样,喜欢、享受就要表达出来。”我满足感慨,鼓励着妻子做出更加大胆的反应,再没有比一个女人在床上的肯定能够让一个男人感到自尊的满足了。

感觉一个月不做,她的似乎更能享受其中了,假以时日肯定能够调教成更美好的模样,想想都觉得ci激。看着妻子渐渐变得缥缈的神色,我心中颇为得意,猛地把人抱起,让妻子的体重完全落在我的双手和双腿上,懒洋洋地运动起来。

渐渐地,妻子融入其中无法自拔,半睁着眼睛看向我,这样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动只会让她倍加折磨,那种渴求让她不顾自己的羞怯,对我发出了邀请。

她是那样的美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所有男人疯狂的魅力。

我得到了攻击令,心中大喜,计划已久的场景终于有了展示的机会,当下再不客气,一个翻身上身半坐而起,分开妻子那诱人之极的美腿,让她跨坐在我的身上。

从未尝试过这样的姿势,妻子被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别怕,又不会有人看见。”我笑笑,按着她的腰肢,妻子一个激灵软在了我的身上。

相关文章
  • 总裁拉开裤链坐了上去/宝贝我们在这里

    总裁拉开裤链坐了上去/宝贝我们在这里

  • 老师叫我别拨出来|啊人家想再快点嘛

    老师叫我别拨出来|啊人家想再快点嘛

  • 撞墙声床响声喘粗气,灌满 小腹撑像皮球

    撞墙声床响声喘粗气,灌满 小腹撑像皮球

  • 污到湿的文章公交车|暧昧的水声 叫出来

    污到湿的文章公交车|暧昧的水声 叫出来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极易引发婚外恋的异常状态

    极易引发婚外恋的异常状态

  •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我要吻遍你的全

    首长闷哼一声顶了进去\我要吻遍你的全

  • 用手机辨别男人是否已经婚外恋

    用手机辨别男人是否已经婚外恋

  • 【图】我是老公的尤物大小姐 老公为钱

    【图】我是老公的尤物大小姐 老公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