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宝贝 帮你洗洗小花花&抱着边走边律动颤栗快抱走

作者:admin 2019-11-04 10:34 我要评论

挂断林总打来的电话,我引燃一只香烟。 这是我这个月接到的第三笔私单,明天我就要去帮他拍一套内衣的宣传照片。 林总是一个新内衣品牌的大老板,在某宝和某猫以...

挂断林总打来的电话,我引燃一只香烟。

这是我这个月接到的第三笔私单,明天我就要去帮他拍一套内衣的宣传照片。

文学

林总是一个新内衣品牌的大老板,在某宝和某猫以及某东上有自己的旗舰店,每个月出货在2-3百万之间,一年的营业额高达2到3千万,他具体的收入是多少,我就不得知了。

我打开通讯录,翻了一会,刘玉梅和林丽两个女孩子首先被我排除,她们两个虽然容貌不错,但腿不够长,胸不够大,腰也不够细,不适合拍内衣广告。

之后我又一一排除了几个,终于把手指停留在陈艳的头像上。

陈艳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腿长腰细,但是胸脯不是很大,不过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只要她垫点海绵,我再选好角度拍摄,图片一定能拍出不错的效果。

林总给我的报酬不错,一场拍下来有2000多的赚头。

同时,他给模特的薪酬也很不错,拍4套新款内衣的广告写真,就能挣3000块,比我挣的还多。

只是,陈艳不是很懂事,她进入这个圈子的时间太短,很多事情都不懂,让我有些为难,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么好的活儿介绍给她。

我接私单的时间不短,所以我对这个圈子挺了解的,手上也有许多老板和模特的资源,每个月总能接到七八单私活。

这个圈子叫什么?

很多人称之为外围,或模特圈。

而且在很多人眼里,这个圈子不干不净,不清不楚,乱七八糟的。

但事实上我所在的圈子应该是外外外围,当然,即便是如此外了,它也乱的够呛,只是我觉得,混这个圈子的人,不一定全都是龌龊不堪的,至少我认识不少姑娘,她们就很有原则,从来没被我欺负过。

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圈子,全是因为我的工作原因,我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在一家招商杂志工作,负责为灯饰和服装两本刊物的各种产品拍照,我的专业性不容置疑,杂志社的同事见到我都会恭敬地喊我一声关西哥。

因为我拍的照片非常不错,那些在我们杂志上做过广告的老板私底下,如果要做宣传册或是要拍网店的广告照片,通常便会私底下联系我。

我则在公司每次摄影服装广告的期间,将那些模特小妹的联系方式留下,到时候有合适的就喊她们过来拍。

就我认识的小妹,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主动型,她们过年过节甚至没事的时候,都会联系联系我,跟我聊一下暧昧的话题,其实她们这样,就是想要我给她们介绍活儿。

这一点上,刘玉梅我最欣赏,她聊的时候特别开放,特别会跟我打得火热,专门聊长聊短,聊粗聊细。

她曾经为了一个汽车展50p(50页)宣传册的活儿,还主动要我去了她家,然后……

当然,事后那活儿我给她了,让她几天的时间挣了8000块。

另一种则是被动型,被动型的女孩子就需要摄影师来提点了,林丽就是这个类型的,她会问我有没有活儿接,但却不会主动那啥的,但我一旦提出想要接活儿就得陪我,她还是会半推半就……

最后一种也是令我很郁闷的一种,陈艳就是这个类型的典型。

她啥都不懂,给她介绍活儿她会欣然接受,但你提出那啥的条件,她就会直接开喷……

不过她越是这样,我反倒越想推倒她,唉,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我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陈艳的长腿细腰,想象了一下她娇喘在我怀里的模样,终于忍不住,还是拨给了她。

半晌,陈艳才接通,“梅导?有活儿给我吗?”

我被陈艳的天真彻底打败了,“嗯,内衣的,拍不?”

“拍啊,薪酬多少啊?”陈艳激动道。

“你想要多少?”我问,我这么问,是因为林总到时候付钱是给到我手里,如果陈艳2000就干,那我还能多落下一千块。

“内衣那么暴露,怎么说也得3000吧。”陈艳说。

我苦笑,心想这个小丫头,平时傻乎乎的,但对于薪酬方面却懂行的很啊。

“3000可以,不过哥哥给你介绍这么好的活儿,你就不感谢感谢哥?”我问。

“嗯嘛。”陈艳发出亲亲的声音。

“这还差不多。”我说。

“好了,那活儿就给我做吧。”陈艳笑嘻嘻的说。

“啥?”我郁闷,心想就这样?她当我傻子吧?我的意思是那啥,她难道想一个飞吻就把我打发了?

“那你还想怎样嘛。”陈艳问。

“你懂的。”我说。

“我不懂!”陈艳没好气道。

“不懂拉倒。”我说完,便准备挂断电话,找别的小妹去。

谁知还没挂断,陈艳竟然在电话里大骂,“梅关西,你就是个混蛋,你还真把自己当导演了?你算老几啊你!”

我直接挂断电话,不再理她,陈艳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以前我想潜一个拍饮水机广告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比陈艳还猛,当时因为是面谈,那女孩听我说要她陪我一晚才把活儿给她,她当即气的用茶杯在我头上开了瓢……

往事不堪回首,我再次引燃香烟,为明天的活儿思考人选,谁知,我还没抽两口,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差点把我耳膜震破了。

“梅关西,上班时间你又外出抽烟,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的!”人事部的主任向富站在公司门口的楼道口盛气凌人道。

我站在楼道里,继续叼着烟,“怎么,又扣钱?”

“你已经不是扣钱的问题了,走,跟我去见经理!”向富说。

我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虽然她平时老是找我麻烦,但不得不说,她身材挺好的,脸蛋也不错,曾经我刚来公司的时候还想过让她做模特,拍点写真啥的。

“看什么看!”向富说,“等下看经理怎么处理你。”

她说完,气冲冲的走了,肯定是去经理那儿告状了。

我继续叼着烟,全然不把她和经理放在眼里,这个工作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之所以没辞职,是因为挂着杂志社的摄影师名头更方便接单,不过现在我在圈子里已经有了名气,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屈从于经理还有这个煞笔向富。

抽完烟,我踩灭烟头,回办公室去了。

刚进门,一个穿着大红外套,黑丝高跟的妹子便进入我的眼帘,我连忙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觉得她身材这么好肯定是个模特,如果她肯拍林总的内衣广告,肯定效果会十分的好!

“你好,现在可以进去面试了。”向富对那女孩子说。

女孩子听了,点了点头,便进了经理室。

我连忙拦住向富,“那个女孩子不是模特吗?”

“模你妹,她是来面试的!”向富没好气道,“今天经理很忙,算你走运躲过一劫,下次再敢范,我一定让经理开除你。”

“你开一个试试。”我没好气道,她一个办公室主任,还真吧鸡毛当令箭了,她算老几啊,她一个要能力没能力,要技术没技术,只懂溜须拍马,初中都没读完的渣渣,嚣张个毛。

“哼。”向富冷哼一声,回自己的办工作去了。

她当然开不了我,开了我,我看公司还有谁特么能拍出我这么好的照片!

不过我好奇的是,那个女孩子是来面试什么职位的?人事?行政?还是客服?

那个女孩子进经理室之后,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她出来时,我才看清楚她的脸,她长的挺漂亮的,虽然她比不上范冰冰比不上林志玲,但比起我们公司的其他女孩子,那可是绰绰有余,我绝不是因为和向富关系不好才这么说,我是实事求是这么觉得的。

当那女孩子走过我旁边时,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闻着气味,我心猿意马暗自盘算,若是这个女孩能通过面试,我要不要泡她?

虽然我平时见过的美女挺多的,但那个圈子里的女孩子都不靠谱,我反正是不敢跟圈子里的女孩正儿八经奔着结婚的目的交往,跟那种女孩儿玩玩还可以,结婚就算了,我可不想戴绿帽。

那女孩子出来后,没有像其他面试的人那样直接离开,而是走到向富旁边。

向富看了看她,眼神并不友好,“面试通过了?”

那女孩没有说多余的话,“嗯。”

向富听了,脸色并不太好,肯定是觉得公司来了比她更漂亮的女孩子,她以后在公司的地位就降低了,向富这个人我很清楚,她就是那种贪慕虚荣、小肚鸡肠的人,她十八岁就来了这里工作,没有学历的她从接线员做起,一路溜须拍马费尽心机才爬上办公室主任的位子,经理若不是好色,哪有她的今天?

所以只要有漂亮女孩来面试,她就摆脸色给别人看,经理不在时,她还擅自刷掉了别人复试的资格,今天经理直接让红衣女孩入职,向富肯定有压力,但她又不能违背经理的意思。

“把入职表填了吧。”向富扔给那个女孩子一张表。

女孩接过后,很有礼貌的道了声谢,才去找位子填表。

她看了看办公区,见没有位子便到接待室去填表了。

我见那女孩子独自进了接待室,觉得这是个跟她打招呼的好机会,于是我佯装打水,跟着那女孩子进了接待室。

我打满了一杯水,假装碰巧,问,“直接面试通过当天入职啊?”

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憨笑,“难道一般不是这样吗?”

“一般面试完了,经理会让面试的人回家等电话的。”我说。

“那我……”女孩不知如何形容。

“你肯定特别优秀吧。”我说,泡妞必须这样,要懂得赞美。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学生罢了。”女孩谦虚道。

“对了,你面试的什么职位啊?排班、校对、还是美工?”我问。

“嗯那个,我面试的是摄影师。”女孩说。

我听了,当即菊花一紧,泡这个女孩的心情都没了,因为我想起向富说的话,公司一旦找到新摄影师,就要对老司机,哦不,是老摄影师进行裁员了。

我们公司有三个摄影师,板材和门窗杂志一名,调味品和五金杂志一名,最后就是我负责灯饰和服装杂志。

而公司里最逆反的就数我了,看来经理招新摄影师,很大可能就是要开了我啊!

“前辈,你是哪个部门的?”女孩问我。

我这才回过神来,“哦,我是灯饰服装两个部门的摄影师。”

“原来你就是梅前辈啊,刚才经理说让我先跟着你学习呢。”女孩说。

我顿时无语,觉得经理要炒我的可能性更大了,没混过社会的人才看不出经理这样安排的用意,我这么老的司机,当然懂,经理是想等我把这个女孩带成熟手了,再开了我。

“灯饰服装可不比五金调味品,首先,灯具必须开着拍照,拍摄的时候不好调曝光度,过曝

会拍成一团白的。”我说着顿了顿,“服装就更不用说了,模特动来动去,很考验抓拍技巧的。”

女孩听了,一脸木讷,“原来这么难啊。”

我无语,“你不是摄影专业的?”

“不是,我大学学的设计。”女孩说。

“唉,那你还是问问经理,看能不能跟着老王学拍调味品什么的,那个不考验技巧,容易上手。”我说,我就是要把她哄到五金、调味品部门,让经理开除隔壁老王。

“可是,我去说不太好吧?”女孩问。

“没事,你就说是我说的。”我说。

女孩这才点头。

我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暗笑这个女孩,果然没什么社会经验,混过社会的人都知道,她只要开口跟经理说换部门的事情,不管她说是我说的还是她自己想换,经理都会觉得她能力不够,胜任不了灯饰、服装部门摄影师的位子。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陈盼,梅前辈,你全名叫什么?”她问。

“我叫梅关西。”我说。

“没关系?”她问。

我立刻尴尬,“梅花的梅,关东的关,西天取经的西。”

陈盼听了连忙向我道歉,“前辈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我说。

她听了,捂着嘴笑……

陈盼填好表就交给向富了,向富看到她表上面写的部门,立马送了口气,然后猥琐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她幸灾乐祸是对的,我确实有麻烦了,而陈盼不坐办公室,对她的威胁小了很多,她才会送了口气,对待陈盼的态度也好了点。

陈盼本来打算跟着我,但我告诉她让她赶紧跟经理说换部门的事情,否则以后就不好转了。

陈盼没办法,只能敲响经理室的门。

她进入约莫十分钟后才出来,接着,她告诉我,经理喊我进去……

进去后,经理笑呵呵的看着我,“怎么,不想带徒弟啊?”

“带徒弟又不加工资。”我直截了当道。

经理听了,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小梅啊,你不能有这种想法啊,带新人这是一件多么有荣耀的事情,你是公司里最有实力的摄影师,新人交给你我才能放心,就这样吧,新人就交给你了。”

“经理,你应该知道灯饰和服装的照片不是那么容易拍的,陈盼我刚才见过了,也问过她了,她没学过摄影,一点底子都没有,从头学起要花好长时间,还不如去五金或者板材部门,这样上手的速度也比较快。”我推辞道。

经理笑了笑,“这样吧,她跟你跟到上手,我就让她去别的部门总该可以了吧?”

我听了,这才稍稍放心,“那好。”

经理点了点头,我才离开。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但经理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应该是想炒别的部门的摄影师。

职场就是这样,说话和听别人说话的时候都要用心,很多人可能觉得我说的太过了,但我们公司现状就是这样。

不过就算经理大致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但我也不会太傻,带陈盼的时候我会留一手,绝对不会让陈盼把我的技术全部学去了。

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嘛。

打好算盘后,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上了锁的柜子,把单反相机拿出来便准备出去。

“前辈,等等我。”陈盼喊道。

我这才想起我已经是有女徒弟的人了,“跟我走吧。”

陈盼背上包,屁颠屁颠的便跟上可我。

离开公司后,我看了看时间,才11点不到,于是乎,我拐角进了公司后巷一个隐蔽的网吧。

“前辈,我们这是?”陈盼看我进了网吧,诧异道。

“进网吧当然是打游戏了。”我说。

陈盼听了,目瞪口呆,“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啊。”

我苦笑,“就是上班时间才打游戏啊,打累了下班回家得好好休息。”

陈盼几乎用震惊的表情看着我,“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在心里打定主意后,我让陈盼把单反拿着,找了个空位坐下,语重心长的问她,“你所理解的工作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是……”她不知所措。

“在你眼里,工作是,朝九晚五,忙那些永远也办不完的事情,写无穷无尽的报告,领一份连苹果6都买不起的薪水吗?”我问。

“不是。”陈盼回答。

“看来你还是有鸿鹄之志的嘛。”我笑道,“好多年轻人很傻很天真,我以前也是一样,以为只要努力,奋斗,拼搏,就能升职加薪,成为白领,拿一份令人羡慕的薪酬,现在的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陈盼美目看着我,轻轻点了点头。

“天真,在社会里,不是你努力就能得到回报的,这个社会充斥着不公平,有才华的人得不到施展,有背景的垃圾却踩在大家头上。”我说着顿了顿“你现在可能不懂,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了。”

“前辈,你在公司不就是首席摄影师吗,你工资应该很不错吧,为什么这么说?”陈盼问。

“高个毛线,谁跟你说我是首席摄影师了?你告诉我,我保证打死他。”我说。

“是经理说的。”陈盼小声道。

我高高举起的拳头瞬间放了下来,干咳了两声,“经理那是忽悠你的,我的名片上确实写着首席摄影师,但有卵用?工资和隔壁老王还不是一样的。”

陈盼无语,可能是被我的气势所打压,再加上她刚进入公司,不敢乱说话。

其实那个首席摄影师的名头对我来说是极其有用的,去外面接单,拿出名片递给别人,别人立马就会刮目相看,双手伸开握手。

而我之所以跟陈盼说这个没用,是我为接下来的话做的铺垫。

“小盼哪,经理给你实习期的工资是多少啊?”我问。

“一千五。”陈盼很直接的告诉了我。

我不禁在心里再次暗叹她的天真。

“这么低啊?”我问。

陈盼低下头,“嗯。”

相关文章
  •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这里硬了乖过来舔一下~大学生跪在老男

  •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虐阴小说,被男同事摸得湿润了-叶十一

  •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他把灼热挤进她的紧致~周嘉瑗未着寸缕

  •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情-包臀短裙褪到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暗卫受撕裂痛,慢慢进入冲撞三浅一深

    暗卫受撕裂痛,慢慢进入冲撞三浅一深

  • 手伸到两人结合处手指_抬起腿猛地往前

    手伸到两人结合处手指_抬起腿猛地往前

  • 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双腿打开绑在

    还是在效外的车里干到爽\双腿打开绑在

  • 冷少的替身妻很疯狂 摊开玉腿躺在床上

    冷少的替身妻很疯狂 摊开玉腿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