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和男票在大学里做|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

作者:admin 2020-02-14 11:20 我要评论

看到青姐的态度冷了下来,我赶紧解释道:“青姐,我那些手法是一些私密手法,而且还很有可能冒犯您,但是我绝对没有其它的非分之想。” 说完这话,我的冷汗都下...

 看到青姐的态度冷了下来,我赶紧解释道:“青姐,我那些手法是一些私密手法,而且还很有可能冒犯您,但是我绝对没有其它的非分之想。”

  说完这话,我的冷汗都下来了,我清楚青姐的能量,可以一句话就可以让我丢饭碗。

  “哦?怎么个私密法?被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更想试试了。”

  “就是让您有种在云霄之巅的感觉。”

  这话说完我便低下了头,不敢去抬头看青姐,怕一个不小心惹怒对方。

  “咯咯咯……被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更期待了,我倒是想试试,你如果达不到你说的那种程度,那么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被青姐如此要挟,我也只能尽力一搏了,毕竟这种局面也是我想要的,只要把青姐服侍舒服了,我相信凭借她的能力,我以后的顾客不会少。

  “青姐,过会有所冒犯,您担待着点。”

文学

  看到青姐闭着眼睛趴在那里点了点头,我便开始了我的工作。

  把自己的双手搓热,然后开始从青姐的脖颈处开始按摩。

  手掌刚刚落在青姐的脖子上那一瞬间,我便感受到了青姐身体轻轻的颤动,同时也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那种光滑细腻感觉,跟我估算的一点没错,这肌肤绝对不比十七八岁的姑娘差多少。

  我双手慢慢的向下游走,按理说是需要青姐脱去浴巾的,可是我却不敢提出那样的要求,只能隔着浴巾按摩,先从大椎穴开始往下,当我按到青姐腰部的环跳穴的时候,青姐居然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呢喃之音。

很明显,青姐对我的手法很满意。

这已经是我在青姐身上找到的第三处可以让她兴奋的穴位了,我开始加大力度,从开始的揉慢慢的变成了按,每按一下我便能感受到青姐身体的紧绷。

随着青姐声音的加大,我开始朝着青姐大腿内部按去,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倾颤从手上传来。

我知道青姐已经被我成功的按摩到位了,只不过一直在强忍着而已,但是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青姐,能不能把浴巾脱掉,我准备给您用推油的手法。”

青姐双颊酡红跟喝醉了一样,睁开一只迷离的眼睛看向我身下撑起的部位,道:“你是不是已经起了色心,胆子不小啊,居然都有反应了。”

青姐的语气嗔怪无比,但是我能听出来她并没有真正的生气,而且看她那娇媚的面容我能感觉出来她似乎也在渴望着什么。

看到青姐如此模样,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青姐,您长得这么漂亮,而且气质又这么出众,尤其是您的身材又那么完美,我想只要是个男人见了您就会有反应,除非他不是男人。”

“嗯,你小子说话倒是俏皮,明明自己心中有了不该想的想法居然还变相狡辩,你们长乐师傅给我按摩可不像你这样,这就是差距,懂吗?”

听着青姐那教育人的口气,我很想反驳,我的按摩手法可是家传的。

可,顾客就是上帝。

“青姐教育的是,那我们是继续,还是先休息一下?”

这是我来会所第一个上手按摩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品美女,虽然我按摩会累,但是青姐那如缎子一样的肌肤让我真的有些欲罢不能。

“你把音乐换一下,DJ声音大一点,然后把屋内的灯光给我调到最暗,我们继续吧。”

青姐说完这话便把身上的浴巾脱了下来,我没有想到青姐居然会这么大胆,我一直以为青姐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没想到竟然会当着我的面脱下浴巾,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青姐下身居然什么也没穿!

“还愣着干嘛,把灯光调暗。”

我快速把屋内所有的灯光都调到最暗,同时DJ的声音也调到最大。

会所的隔音做的很好,但是如果趴在门上,还是能听到房间内的一些声音的。

“青姐,我先给你做做精油护理,然后再进行云端按摩怎么样?”

“嗯,你拿出你的绝活就行,舒服了以后我会让姐妹来照顾你的。”

青姐的这话仿佛是给我吃了定心丸,我立刻从小箱子里取出最好的玫瑰精油给青姐按摩起来。

先是给青姐来了一个全身按摩,当然按摩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照顾青姐的一些私密地位,只是这一次青姐并没有什么反应,我也没敢继续试探,每个人的兴奋点不一样,我之前已经从后背找到了青姐三处兴奋点,那么青姐的前身兴奋点肯定还会更多。

“青姐,接下来我要进行云端按摩了,您可要做好心里准备。”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青姐明显身体一颤,鼻子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嗯”声。

之前青姐来做的按摩可能都是中规中矩的,我这种虽然也是中规中矩,却跟之前的有明显的区别,我这种是舒服之后的放松,之前是放松之后的舒服,区别就是我这种能引起精神方面的舒服。

换了一种普通的精油,开始沿着青姐的玉足按了起来,足底的穴位连通人体很多地方。

拿起青姐的一只玉足,轻轻按了一下涌泉穴,只是这一下,青姐便舒服的出了声音。

青姐的玉足十分美丽,而且特别的柔软,玉足之还做了美甲,更是显的俏皮可爱。

加大力度朝着涌泉穴按去,然后用指被不断地刮着青姐足底的太阴经络。

青姐明显手收回去脚,但是我怎么可能让青姐收回去呢,继续加大了两分力度。

渐渐的青姐发出了舒服的呢喃。

足底按摩之后,我沿着腿部的三阴交继续往上找青姐的敏感穴位。

其实我知道最好的穴位一般都是在会阴穴,长强穴还有胸口的乳中穴,乳根穴,天池穴这些地方,但很有可能冒犯女性顾客,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触碰女人的隐私地方的。

让青姐平躺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依然能看清青姐那颤抖的睫毛。

让我没想到的是青姐的傲人之处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小腹之上还纹着一只美丽的蝴蝶,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无比的诱惑,我毕竟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当我的手再次按在青姐的身上的时候,二人都是浑身一颤。

青姐睁开那朦胧的双眼,尽管她已经春心荡漾,但还是很平静的道:“做你该做的,不该做的最好不要做。”

我没有回答,而是一只手按在了青姐小腹之上的关元穴轻轻揉了起来,另一只手在青姐双腿之间游走。

慢慢的,我看到青姐红唇轻启,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起来。

我知道,可以来最后的刺激了。

一只手沿着青姐的关元穴向上游走,直接在青姐的天池穴处揉捏徘徊,当我的手按在天池穴的瞬间,我明显听到了青姐的呢喃。

我大着胆子朝着青姐的会阴穴摸去,青姐并没有阻止,我很顺利的便到了会阴穴,然后朝着青姐的那处过去。

青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那种舒服当中带着痛苦的声音我知道我要再加大力度了。

我试探着继续给青姐按摩,看着青姐那迷离的双眼,还有那时不时轻轻吐出的香舌,我真的很想跟青姐真枪实弹的来缠绵一次。

但是我知道这只能想想,决不能实施,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进局子里。

就在我的就在我准备进入主题的时候,青姐的身体忽然紧绷起来,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手臂。

青姐一声声高亢嘹亮的声音直接盖过了DJ的声音。

“彭彭彭……”

“快开门,臭小子,赶紧开门。”

随着一阵紧急的敲门声,长乐师傅暴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青姐此时还在迷离状态,全身都呈现粉红色,尤其是那绝美的面庞更是跟喝了酒一样,呈现一种醉人的光彩。

这种情况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去开门,而是保护好青姐的隐私。

青姐也被长乐师傅的声音给惊着了,可由于刚才达到了顶端,一时间还没缓过来。

“你去给我把浴巾拿过来,可以离开了。”

我不知道青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总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我还是按照青姐的吩咐把浴巾拿了过来披上。

青姐自己围了起来,然后静静的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一盒女士香烟点上。

然而,青姐起身的一瞬间我愣住了,一丝殷红赫然在那洁白的床单上出现,是那么刺眼。

“这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青姐随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床上的那抹殷红的时候,身体明显一阵颤抖。

“你可以滚了,让外面的人都给我滚出去!”

青姐的态度忽然变了,变的十分冷漠,甚至可以说是冰冷。

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肯定不是女人的月事,我知道月事不可能就这么一点,除了月事,那就是,处子之血。

我忽然害怕起来,浑浑噩噩的打开了房门。

刚出去,长乐师傅劈头盖脸就是给我一顿臭骂。

……

办公室内,长乐绘声绘色的在老板面前极尽排挤我,说我干出了逾越按摩一事的事情。

对于老板周长生,我是第一次见他冷脸,不过我并没有跟青姐干那些龌龊的事情,所以也不害怕长乐师傅的诬告。

“十一,我只问你一句话,长乐说的话是真的吗?”

周长生的眼神当中带有一丝杀气。

关于周长生的背景我也听过一些,明面上是飞天会所的老板,暗地里其实是一个黑老大。

“不是,我没有跟青姐发生任何关系。”

我脸色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却还是有些害怕,想起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我感觉就像犯罪一样。

“胡说,我在门外都能听到青青那鬼哭狼嚎的声音,这事要是让青青的老公知道了,你小子绝对活不了多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周长生听到长乐师傅的话,也是隐含怒意的问道:“青青的老公连我都惹不得,你小子把她弄的鬼哭狼嚎的?你用哪只手按摩的就废掉哪只手吧,如果你那三条腿也用过,那你没必要活着留在会所里了。”

我没有想到一次简单的按摩竟然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甚至可能要搭上自己性命。

看了看门口的两个保镖,我感觉应该能逃走,毕竟这没有人知道我会擒拿。

嘎吱……

“老板,青姐过来了,她说要找您,您看……”

“让她进来吧。”

周长生的话音刚落,青姐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恢复了之前的高傲冷静,眼神冷的能杀死人。

青姐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朝着长乐走了过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打在了长乐的脸上。

出奇的是,周长生居然没有出手阻拦,不过他的脸上明显也不好看,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还是一条跟随他多年的老狗。

长乐也是被青姐给打蒙了,不过看着青姐那凤眉含煞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长乐,我敬你是一位长者,所以可以容忍你一次两次,但是你往我身上泼脏水,这可不是我能容忍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懂,我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懂!”

长乐被打了这一耳光,也不敢称呼青姐为青青了,拉下了那张老脸,低声道:“这事是我误会了,不过这小子冒犯了你,他那双手必须废掉。”

我没有想到长乐居有如此恶毒的一面,不过我并没有当即发作,想看看周长生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青青,这事你说了算,这小子究竟如何处置,你一句话就行。”

周长生此时一脸的大义凛然,丝毫看不出半点不愿之意。

“他那双手就是给我按摩的双手,给我按摩就算冒犯,那么长乐是不是现在已经不能活了?”

说完这话,青姐便慢慢的走向了长乐。

“这小子以后我罩着了,长乐平日里的作风我也知道,但是这一次你如果为难十一,那么就别怪我得理不饶人了。”

我没有想到青姐居然会为了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即感动又吃惊,同时脑海里还想着房间里床单上的那抹殷红。

“好,既然青青你这样说了,这小子便没事了,只是希望你在局长面前多给我们会所美言几句,毕竟我们这口饭也不容易。”

周长生这话丝毫没有软下来的语气,反而隐隐有些要挟之意。

“周老板放心,我家那位没那工夫跟周老板闹腾。”

说完这话,青姐便踩着高跟咯噔咯噔的走了,而我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周长生看了一眼我跟长乐,恨铁不成钢的对着长乐道:“还不把你徒弟带走,以后再给我捅娄子,你们两个一起没命。”

第二天我就被调离了长乐的手下,我成了一个被孤立的按摩师,周长生已经发话,除非有人点名,不然我不能出去干活。

这简直就是变相的赶我走。

给客人按摩是有提成的,就像青姐那次,我提成能有一千块,加上保底两千,我再努努力,一个月五六千不成问题。

第三天,上班不久我就接到了青姐的电话,告诉我她的一个好姐妹让我过去按摩,她已经给周长生打过招呼,车子已经在门前等着我。

从自己的按摩房间走出去,一路上被同事指指点点,大多数的话语就是我被包养了。

门口一辆崭新的宝马七系,上车之后发现青姐并没有在车上,司机直接带着我去了碧水楼亭。

碧水楼亭是江海市最豪华的别墅小区,也是达官贵族的聚集地。

这里的房价可以说是寸土寸金,里面随便拉出来一个土豪恐怕也是身家过亿的主,那些土豪太太出手肯定阔绰。

来到对方指定的房间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女人,我目光落到她身上的一瞬间便被惊艳到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五官如此精致的女人,没有任何粉黛修饰,完全素颜都美的令人窒息。

一直等她叫了我一声,我才连忙收回心思,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当我说我是学徒的时候,对方明显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良好的素养并没有让她露出不满之色。

“我叫孙娜,我的情况青姐应该跟你说了,只不过你是学徒工这件事情不会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我微微一笑,道:“我的确是学徒工,不过在这之前我已经有几年的按摩经验,而且是家传。您是想要什么效果。”

孙娜有些吃惊的看着我,问道:“按摩不都一样吗?难道还分情况?”

“当然,按摩可以治病,可以养生,也可以让人达到精神层次的享受,不知道您选哪种?”

“咯咯咯……看来青姐没少被你忽悠,也对,青姐看着冷冰冰的,其实就是没经人事的小姑娘。我有些偏头痛,想养生,还想达到精神层次的享受,不知道你能不能办到?”

看着孙娜狡黠的眼神,我知道她是想故意戏弄我,不过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完全可以,只是需要你配合我一下,精神享受的时候,我希望房间里放一点舒缓的音乐,声音大一些。”

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怕孙娜也跟青姐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高声叫出来,虽然这别墅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难免会传出去。

再加上青姐告诉我孙娜的老公是一个民营大老板,这让我更加不敢马虎。

“好啊,你想让我怎么配合你?是趴着还是躺着?”

孙娜俏皮可爱的样子让我原本有些紧张的内心也放松了许多,不过还是很认真的道:“需要你脱光衣服听我指挥。”

这话说完,孙娜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柳眉深深的皱了起来,有些怒意道:“你确定这是给我按摩?”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误会了,淡然说道:“我是来给您按摩服务的,而且也能治疗您身体的一些不适,如果您不相信,那我先走了。”

说完,我便起身要离开,我虽然能用按摩的手法让人达到兴奋的巅峰点,但是也需要客人的全身心的配合才行,如果客人心存他念,我会有三分之一的失败率,这样的风险我不会去冒。

孙娜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走,当即挡在了我的面前,有些嗔怪的看了我一眼,道:“看不出来你年龄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你要是能让我达到那种状态,脱衣服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只要你能配合我,我保证能让你尝到那种滋味。”

“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必须蒙上眼睛,不然我根本不能放松身体。”

这样的要求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不过想了一下对方的身份,再加上青姐的嘱托,我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看更好,看了说不定会心猿意马,起到反作用。

听到我如此痛快的答应,孙娜直接带着我穿过走廊,走进了一间房间。

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我愣住了,这里的设备比竟然飞天会所里的按摩设备还要齐全,最关键的是,我居然还看到了很多性用品,在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完全就是没开封的。

这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青姐为什么叫我过来了。

“你闭上眼睛,我准备脱衣服了。”

相关文章
  • 高考结束把第一次交给同学|震颤地铁地

    高考结束把第一次交给同学|震颤地铁地

  • 征服饱满同事好多水|4p小说3男1女

    征服饱满同事好多水|4p小说3男1女

  • 按摩棒一步一步楼梯|二个人在小黑屋里

    按摩棒一步一步楼梯|二个人在小黑屋里

  • 和男票在大学里做|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

    和男票在大学里做|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_葡萄放进了穴不

    额~啊~啊~~啊~啊快用力_葡萄放进了穴不

  • 宝贝看你的小樱桃肿了|我和闺蜜跟男朋

    宝贝看你的小樱桃肿了|我和闺蜜跟男朋

  • 乱欲家族全文_嗯啊好涨好深不要了

    乱欲家族全文_嗯啊好涨好深不要了

  • 强奸农村美妇|小s货再浪些再咬紧点脏话

    强奸农村美妇|小s货再浪些再咬紧点脏话